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口服药5天治好女儿肺炎(上)

暖小白冷小山 2019-07-12 15:01:44

女儿上幼儿园之前,是一个几乎没有去过医院的健壮孩子,胖乎乎,爱说爱笑,饮食睡眠都很好。即便偶尔发烧,采用物理降温和布洛芬降温也能很快见效,非常省心。进幼儿园后,尽管做好了“一年感冒8次左右属正常”的心理准备,还是万万没想到,她会在肺炎中度过2016猴年的春节。。。。。。


1天:黄眼屎+流泪+低烧:眼科大夫怀疑呼吸系统疾病


大年27回家第一天,女儿唱着“奶奶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甜蜜睡着。

隔日早起,突然发现眼角有黄色眼屎,糊在睫毛上密密一层。擦干没一会儿,眼角又出现黄眼屎,常常莫名流泪,再仔细看,左眼外眼角有很多红血丝,一量体温,37.8度。不会是角膜炎吧?想到此,上网查询发现症状符合。婆婆见状,带着女儿和我一起去门口诊所看了看,大夫远远看了孩子一眼,递过来一瓶氯霉素眼药水,嘱咐1天滴3次。

回家想了想,诊所医生的诊疗过程之草率和之前听闻过的氯霉素使用,不太放心,远在乡村,驱车市医院需要1个小时,且春节期间不确定是否有很合适的值班医生,根据之前朋友圈里面晒图看到的儿童高热医院人满为患、更容易交叉感染,大过年用车找人都不方便,等等疑虑,

还是上好大夫网预约了一个儿童医院眼科大夫的电话咨询,15分钟150块钱。预约1 小时后,通话成功,果然大夫告知要换用左氧氟沙星滴液,氯霉素不适用于4岁儿童

同时,在了解到孩子有发热、流涕等症状后,大夫提醒,呼吸系统疾病也会引发结膜炎,孩子的情况,听上去不像是结膜炎引发的发热,更像是呼吸系统疾病,结合北京最近流行感冒建议还是带孩子做进一步检查。左氧氟沙星滴液,每天给孩子用6次,最后一次晚上睡觉前,改用左氧氟沙星药膏,急性结膜炎这样治疗3~5天可痊愈。

根据经验,孩子患病后的精神状态是一个金指标,看到女儿开心活泼,食欲正常,我暂时没有考虑大夫提醒的呼吸系统问题,期待女儿侥幸逃过。

遵医嘱用药后,女儿的黄色眼屎减少,流泪症状缓解,我心下缓和。



2天:40度高烧,何不来剂退烧针?


大年29这天下午4点,心存侥幸的我迎来了女儿的40度高烧。

起初精神状态尚好,持续38.3左右,喝水加物理降温,然并卵。

1个小时后,女儿果断没精神了,体温升至39.7,吃美林约半小时后,体温降到38.3之后不动了,不出汗,手脚冰凉,处于寒战之后的升温期。

看到这种情况,爷爷建议:

别让孩子这么挺着遭罪,温度下不来,就别管时间够不够,再吃回布洛芬?

我赶忙解释:说明书上说了,4~6小时吃1次,1天用药不得超过4次,4岁体重40斤的孩子,一次用量标准5毫升,不能过量。

爷爷很心疼:不用那么较真吧,吃药剂量大,好得快啊!

这真不行,孩子小心肝小肾脏代谢可不以咱们意志为转移,让孩子舒服,就配合物理降温吧。

2个小时左右,女儿精神略好转,起来喝了粥,看动画片,热水泡脚,欧薄荷抹了抹颈部淋巴,略微降温,可手脚依旧冰凉,不一会儿温度又上去了。

这时,家人再次焦灼:

要不去诊所打一针退烧?邻居感冒咳嗽的小孩儿只要去打一针3块钱的退烧针,马上就活蹦乱跳了,大过年的,孩子病着不是事儿啊!

我觉得,祛病欲速则不达,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大多存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遗患。

例如退烧常用的“地塞米松”,属于激素之一种,在编辑@和睦家药师冀连梅的《冀连梅谈:中国人应该这样用药》一书时,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点是,她特别提出,这种药能抑制热原释放、降低体温调节中枢敏感性,进而起到降温的效果。但同时它能抑制免疫功能,阻碍人体自身对抗致病菌的能力,使得致病菌趁机生长繁殖引起感染。对儿童强行使用,会使体温骤降,大量出汗易致虚脱,也易损伤肾脏。退烧虽快,但是后遗症很多,对还在发育期的孩子来说,堪比毒药。

另外一种国内广泛应用的退热药是复方氨基比林,我关注的另一位医生作者@卓正儿科陈英曾经提及:这种属解热镇痛类的药剂国际临床上已经淘汰了几十年,副作用明显,最严重的并发症可出现肝损害、脱落性皮炎等。

我不确定诊所医生用的退烧针是哪一种,但是家人描述的退烧针效果让我胆怯,最终我还是再次打开了好大夫APP

好大夫APP在春节期间开通了“儿科产科就诊绿色通道”,可以免费快速远程咨询病情。我找到儿科专区值班的儿研所大夫,进入描述女儿病情,等待回复。不到5分钟,医生回复:建议立即就诊,完善流感病毒检查。

女儿从小到大,每次发热,最多用3次美林就可以降温,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想,回复“医生您好,我们所在的地方只有小诊所,能否请您告知检查流程?”医生瞬间回复:“立即到上级医院就诊,耽误可能会有危险。”

看完这个回复我满脑门子汗。

这时家人的意见再次出现分歧。我的想法是:立刻收拾收拾找车出门去市里医院!老公还沉得住气:你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六神无主了!女儿从小是奶奶看着长大,体质一直不错,奶奶摸了摸孩子:大过年的去哪儿找车呢,不要紧,应该能撑过去。爷爷则希望去诊所打一针。

焦灼中,我给相熟的儿科医生打电话,听完描述,医生们回复:先物理降温,布洛芬配合,随时电话联系,有可能是支原体感染。一圈电话打完,女儿开始出汗,10点,体温降到37.5,一宿无烧。


3天:高烧会烧坏脑子或烧成肺炎吗?


大年初一上午,女儿体温正常,更可喜的是,到家之后攒了3天的大便解出来了。我再次侥幸地以为没事儿了(话说她之前发烧都是只要能保持一宿不烧,就过关了),然而到了下午3点,再次高烧39.3

依旧布洛芬退烧加物理降温,这一次反应很快,不到半个小时,降温成功。

晚上8点,再次烧到了40度,嘴唇发绀,呼吸急促,手脚冰凉,咳嗽加重,12点、4点,两次用布洛芬,退热贴、不断物理降温,但一宿持续39度,呼吸急促,每分钟40多次,心跳130左右,直到快天亮,温度才降下来,睡了一会儿安稳觉。

说什么也得去医院了。

过程中,孩子爸爸问了我四个问题。

第一,  持续发热要不要去打一针退烧针?

第二,  发热又咳嗽加重是不是肺炎?

第三,  继续烧下去,会不会拖成肺炎?

第四,  会不会烧坏脑子?

我根据自己有限的间接经验,告诉孩子爸爸:发烧是症状不是疾病,打一针把烧退下去了,还是没有解决病根啊对不对?烧退下去了只是让她舒适一些而已。而且发烧是她锤炼自己的免疫部队,不见得是坏事。发烧高低并不等同于病情严重程度,这是两回事,你不需要太焦虑。

咳嗽有可能是肺炎症状,发热也可能是你所说的炎症。但是肺炎并不是拖出来的,它需要一个病程。其实第一天肺炎就存在了,只是无法诊断,可能最初是感冒,3天诊断是支气管炎,到了7天发现是肺炎,孩子是否会患肺炎取决于病菌的毒力及孩子的抵抗力,并不是拖出来的,即便积极用感冒药也无法阻止感冒发展为肺炎。

烧坏脑子这种事儿你就不用担心了,所谓烧坏脑子,99.9%是因为本来就有脑膜炎等脑部疾病,也就是说,是发烧是这种疾病的症状,而不是病因。女儿从出生没有这类疾病,所以这个基本可以忽略。但可能会有热性惊厥,这种情况有这种情况的处理方式,基本一过性,不会有你想的那么严重的后果。

我这半瓶子醋听得全家人半信半疑,见我言之凿凿,也就不说什么了。

讲真,在隔天我看到朋友圈出现的北京儿童医院和儿研所排队盛状之前,我真心一直没有把孩子的病想得太重,并一直觉得肺炎是离女儿很遥远的疾病。

原谅我是个过于乐观的人……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