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鬼道&太平间的呻吟

施瓦星格格 2018-12-16 09:01:42

每天来点恐怖故事

【推荐有趣的微信号:si45si】微信上最大神秘恐怖名博!神秘震惊未解之谜、探索发现、奇人异事、灵异事件等等。



鬼道

“人和鬼的关系,就像水和冰一样,本质是相同的,只是形态有所差异。人死后会变成鬼,鬼通过轮回也能变**。但是,这个规律并非必然的,人不一定要死后才能变成鬼,只要方法正确,活人也可以变成鬼,甚至能在人和鬼两种形态之间任意转换……”说话的是一位名叫婧媛的准高三女生,她和三名同学一起修炼一种诡异的功法,但除她以外,其他三人都在修炼之后变得疯疯癫癫,如同被恶鬼附身。
“虽然九月才正式开学,但高考班八月初就已经开始补课。学校还规定所有高考班的学生都必须在学校宿舍里寄宿,说好听点是让我们专心学习,而实际上是因为宿舍又残又旧,根本没有人愿意入住,所以才抓大家来充数,学校每年在住宿方面的收入可不少。

“现在的高考制度,跟封建社会的科举制度没两样,最大区别也许就是高考状元不会直接当大官,而且‘中奖’机率比科举高一点罢了。
“现在的教育制度也是狗屁不通,除了殖民地之外,我还没听说过有那个地区会强制全民学习某一门外语。而且这门只是考试时才能用得上的外语,要是学得不好,就连上大学的机会也没有。对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乱发一通牢骚后,婧媛才开始进入正题——
我和小珍她们都很认真学习,可是我们都各有偏科,我的语文成绩在全级中数一数二,但英语却每次考试都不合格。我真不明白学英语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参加英语竞赛,还是为了以后到国外当妓 女,除了这两样之外,我实在想不到学英语有什么用。

可是,不管我对英语有多厌恶,我也必须面对现实,英语会成为我考上理想大学的最大障碍。小珍她们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只是让我们烦恼的科目各不相同而已。于是,我们就想,要是高考时,我们能互相抄袭对方善长的科目,那我们就一定能得到高分,得到一个能改变我们一生的分数。
然而,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能心灵相通,否则一定会被监考员抓住。要知道现在的高考可比科举更严格,要是抓贪官能像抓作弊那么认真,那就天下太平了。
因为知道英语会拖低我的高考分数,让我只能上那些三流大专,甚至连大专也考不上,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很厌倦学习。那时我天天看课外书,尤其是些关于特异功能,又或者民间秘术之类的稀奇古怪书籍。我之所以专挑这些书看,除了兴趣之外,还因为我终日幻想能从中学习到某种神秘的法术,使我能在高考中取得理想的成绩。

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吧,我终于在一本旧书里发现了相关的信息。这是一本讲述鬼道的奇书,除了一些鬼道知识外,还记载了一些鬼道奇术,而最让我心动的是,书上记载了一种名叫“他心通”的奇术。
他心通是一和无须言语就能知道他人心意的奇术,可是修炼起来却非常困难,而且没二三十年是炼不出成绩来的。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失望,因为书上还记载了一种速成方法,就在修炼他心通之前,先修炼“鬼身”。
修炼鬼身就是让活人变成半人鬼的状态,随时都能变鬼,又能变回人,是一种在人鬼之间转换的法门。只要炼成鬼身,再修炼他心通的基本功,就能与其他同样修炼了这两种功法的人作思想交流而不会被旁人察觉。如果在高考时使用,那就等于几个人围在一起研究试题。
我把我想法告诉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就是小珍、小妍和小岚,她们和我一样,都在为高考的事情烦恼,所以我们一拍即合,马上就准备修炼鬼身的事情。我们开始修炼的时候刚踏入了农历七月,也是俗称的鬼月,鬼月是鬼门关大开之期,无数孤魂野鬼在人间徘徊,因此鬼气大盛。而我们的修炼最需要的就是鬼气,所以在鬼月修炼可以事半功倍。

因为我们都在学校的宿舍里寄宿,所以我们就约好半夜在教学楼的女厕中修炼。之所以选择女厕,除了因为不容易被人发现之外,还因为女厕的阴气很重,容易招来鬼魂。我们在凌晨一点左右离开宿舍,虽然已经锁了门,但楼梯间有窗户,从一楼那个破烂的窗户,能轻易翻出去。
半夜里的校园,宁静而KB,但最KB也不比上高考落弟,所以我们壮着胆走到教学楼的女厕里。一进女厕,我们就取出事前准备好的香烛冥镪,先用蜡烛摆出一个五芒星阵,在每支蜡烛上滴上鲜血,接着就是点香烛烧冥镪,然后就开始念咒……
当香烛冥镪的烟雾覆盖了整个厕所的时候,周围突然变得阴风阵阵,忽明忽暗的烛光映照在烟雾上,仿佛有重重鬼影围绕着我们飞舞。

我知道我们已经引来了大群鬼魂,于是就让大家立刻开始修炼。修炼鬼身的方法,其实就是吸入大量鬼气,让自己的身体与鬼同化,变成半人半鬼。我们各自手持四支香烛,也不管地面有多脏,直接盘坐在地上,闭上双眼调整呼吸的速度,在吸入烟雾的同时,也吸入大量鬼气。
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烟雾呛鼻,还是因为我们不适应鬼气,每一下次吸气都觉得很难受,但是慢慢就不再觉得不适,而且还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在修炼了四五天之后,我们就觉得身体开始出现变化,我们的肤色变得苍白,头发变得没有光泽,食量明显减少,白天没精神还有点怕光,晚上则精神饱满,健步如飞。我们对此喜忧渗半,喜是修炼略有成绩,忧是副作用太大了。
但我们还是坚持继续修炼,因为只有修成鬼身才能在高考时使用他心通,如果放弃的话,大学之路就会变得困难重重。于是我们继续专心修炼,直至今天(农历七月十四)的凌晨……

我们像之前那样,一到女厕就做准备工作,但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还没开始烧香就已经阴风阵阵了,点燃香烛后,更是像把空调调到最低温度一样,寒气逼人。对一般人来说,在这种环境下待上一分钟也会觉得很难受,但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但不会觉得难受,反而会觉得很舒服。
我们如常地开始修炼,每一下吸气都能感受到周围的鬼气比之前更浓郁,空气就像经过冷藏一样,清凉透心。就在我贪婪地吸取着鬼气的时候,突然听见小珍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小妍和小岚也同样发出惨叫声,之后她们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乱跑乱跳,还胡言乱语……
婧媛声称小珍等三人因修炼不当,而被恶鬼附身,但一同修炼的她为何会安然无恙,对于这个问题,她选择沉默。鬼瞳发现她身上附有鬼魂,但她却一再否认自己被鬼魂附身。
据学校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婧媛早在高一的时候就开始在学校宿舍寄宿,大概三个月前,学校的门卫夜巡时发现她独自从教学楼走出来,学校因此对她作出口头警告。而她的家人及同学则表示,近三个月来,她的性情似乎略有改变。

我翻查过往的资料,发现婧媛所说的女厕,两年前曾经有一个高考落弟的女生在里面自杀……
以所得的资料推断,不禁让我怀疑,婧媛早在三个月就已经开始修炼所谓的鬼道奇术,并因此而被两年前自杀的女生鬼魂附体。但这个女鬼为何要把小珍等人拖下水,难道只是宣泄仇世情绪吗?答案恐怕难以知晓,因为当我想以进行邪 教组织活动的罪名把婧媛移交有关部门处理的时候,她却从看守所中神秘消失。
婧媛的离奇失踪不禁让我怀疑她是否已修得邪术,而她的三名同学很可能是修炼过程中必须的牺牲者。以此推断,案情就相对明朗了——婧媛从古书中得知修炼鬼道的方法,但独自修炼时被两年前自杀的女生附身。附身婧媛的女鬼为了提升修为或者其它目的,怂恿小珍三人一同修炼,并在修炼的过程中加害她们……
事实是否如此,也许婧媛再次出现时便有答案。

档案卅七 太平间里的呻吟

“虽然我觉得在太平间里**,是对死者的一种亵渎,但小娜却很想试一下,她认为这样会带给她最完美的**。而她之所以会和我一起,也许就是因为我经常接触尸体,并且能自由出入太平间。”说话的是一名姓简的病理解剖师,因为职业的原因,他一直都没找到女朋友。月前突然天降奇缘,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的刚结交的女朋友小娜竟然离奇猝死,并且在死后……他讲述事情经过时仍心有余悸——
病理解剖师,听起来是份挺让人羡慕的职业,但实际上当别人知道我每天的工作是在停尸间里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剖开,然后检查他们的身体组织是出现病变,并以此推测他们的死因时,大多数人都会本能地与我保持距离,仿佛我患有传染病似的。因为这个原因,我没什么朋友,并且一直都是单身,直至我遇上小娜。
那天是周末,孤单的周末。我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才离开,因为回家后除了对着电视机发呆之外,我就再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我没有到停车场取车,而是直接走到街上,随便走进一间饭店吃饭,接着就步行到附近的电影院里看电影。虽然处身于拥挤的人群之中,但我反而觉得更加寂寞,不过我已消磨了不少时间,也是时候回家面对四面空旷的墙壁了。

返回医院的停车场时,我才发现车匙遗留在办公室里,只好到办公室走一趟。我的办公室就在太平间隔壁,要到办公室就必须经过太平间。经过太平间的时候,里面竟然有声音传出,当时几乎把我吓得瘫倒地上,里面就只有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怎么可能有声音传出来呢?
虽然我终日与尸体打交道,但遇到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不害怕。可是,不管我心里有多害怕,我也必须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这除了关系到我的工作之外,还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把情况弄清楚,必然会在我心中留下阴影。于是,我强迫自己平复心情,把耳朵贴在门边,仔细听清楚里面传出的是什么声音。

没听多久,我就肯定太平间里传出的……是女性的呻吟声。为什么会有呻吟传出来呢?要知道答案,就只推门入查看。我在心中不停默念“南无阿弥陀佛”,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这样做能使我不太害怕。
推开太平间的门,里面一片漆黑,熟悉的消毒药水及福尔马林气味立刻钻进鼻孔,除此之外我还闻到一股香水味。呻吟声并没有因为我把门推开而消失,反而变得更急促,恐惧使我不敢迟疑片刻,马上就打开电灯的开关。
电灯的光芒驱走了黑暗,也消除了我的恐惧,然而恐惧消退之时,惊讶却汹涌而至。眼前的一幕,让我毕生难忘,甚至到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也会脸红心跳。在一具具安静的尸体之中,一副美丽的女性胴体完**露于我面前,而且她正在我面前……自wei。

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几乎每天都要面对裸露的女尸,但那些只是没有生气的尸体,对我来说就跟实验室的标本一样。而活生生的美女胴体,自我成为解剖师之后,就再没见过,更何况她还毫不顾忌地在我面前自wei。她不但没有顾忌我的存在,似乎还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更加兴奋,呻吟也更为急促。
我呆住了很长时间,直至对方穿好衣服,我才尴尬地问她是什么人。她告诉我,她叫小娜,是刚来实习的护士,并要求我为她保守这个秘密。
自这次匪夷所思的邂逅之后,我和小娜就频频约会,甚至发生了性关系。她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因为我每天都要接触尸体而感到厌恶,反而对此非常羡慕。她跟我说自己有个癖好,就是喜欢在太平间里**。她觉得在太平间里,在众多尸体面前,那种感觉就像被无数鬼魂包围,虽然会感到恐惧,但越是觉得恐惧,**就来得越强烈。

在和小娜发生关系后,她一再要求我和她到太平间里**,她说那样才能得到真正的**,极限的快感。可是,虽然我终日与尸体打交道,并不畏惧出入太平间,甚至在太平间里呆上一夜也没问题。但是,在太平间里**,怎么说我也是千万个不愿意,因为**是神圣的,我绝对不希望有第三者参与,那怕参与者是冰冷的尸体。而且,这样做也非常不尊重死者,我们从事解剖的,最忌讳就是渎亵死者。
开始时,我是坚决反对小娜的荒谬要求,但后来我坚定的立场逐渐被软化。因为我害怕失去小娜,除了她再没一个愿意接受我的女人,所以我必须把她留在身边,也必须接受她的怪癖。

那一夜,小娜值夜班,在凌晨时分我再次返回医院。在太平间门外,我已经听见小娜的呻吟声,她又再在里面自wei,在众多尸体面前**。推门入内后,我没有开灯,因为小娜在之前已跟我说过,在黑暗中她能得到更完美的快感。我甚至没有说话,因为当我走到她身前的时候,她的双唇已急不及待地迎上来。
小娜的身体有点冰冷,我想是因为太平间的空调开得很大,于是我就用自己的体温给予她温暖。也许正如小娜所说,在太平间里她会得到极限的快感,所以她表现得很狂野,冰凉的双唇吻遍我全身每一寸肌肤,嫩滑的双手抚摸我每一处min感的部位……

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一次xing爱,就像小娜所说的一样,在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们,恐惧、不安全都化成快感,刺激着每一根神经,把我们带到一个飘飘欲仙的奇妙境界。
经历一阵云雨之欢后,我觉得很疲倦,趴在小娜身上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寒冷使我醒过来。醒来后,我发现小娜还躺在我身下,一动不动。她的身体很冰冷,就像完全没有体温一样,而且还有点僵硬,我立刻意识到出意外了,就不停叫她的名字,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胆怯地用手探她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再探脉搏也没有起伏。
我吓得翻倒在地上,几乎是爬到电灯的开关处,灯亮后我看见的一张因受到过度惊吓而扭曲的脸庞……
法医验尸后证实小娜的死亡时间是在她与简医生进行性生活之前,但简医生却一再坚持小娜当时还活着。然而,身为病理解剖师的他,在仔细回想当晚的情形后,也承认与小娜**时,对方的身体异常冰冷,而随后更出现身体僵硬的迹象。

娜极可能在简医生到达之前,因为看见某些KB东西而被活活吓死,但是为何她死后还能主动与简医生**,则无法以常理解释。
天书给我讲了一些关于螳螂的知识,原来螳螂在交配前,雌性螳螂会先把雄性螳螂的头部吃掉,而在交配之后,更会把其余部分全部吃下肚子。虽然失去了头部,但雄性螳螂依然能凭着位于胸腹的中枢神经完成交配的过程。螳螂这种特性是出于繁殖需求,但人类并不具备这种特性,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小娜在死后依然能与简医生**呢?
“是执着的信念!”天书以肯定的语气说:“小娜一直认为在太平间里**能得到终极**,所以她的肉体虽然已经死亡,但她执着的信念让她强行支持到获得**的一刻。就像雄性螳螂那样,虽然交配就代表着死亡,但它们依然为追求快感而无所畏惧。”

我说:“就算你的解释说得通,那又是什么把她吓死的呢?”
天书说:“是幻想,她一直幻想在太平间里有无数鬼魂注视着她,她通过幻想让恐惧变成快感,以此获得**。也许在幻想的过程中,她的精神状态变得极度紧张,就像拉紧的弓弦,稍微受到外来因素影响,她就会捕风捉影地以为真的见鬼了。”
天书沉默了一会,又说:“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她真的被鬼魂吓死。其实,不断在脑海里幻想鬼魂的形象,是一种最原始的召魂方式,而且太平间里有着众多鬼魂,也许她真的把鬼魂召唤出来,把自己吓死了。”
也许天书的解释是正确的,但我却觉得小娜是因为渎亵死者而招来厄运




·微信号:si45si

·点击右上角按钮,可关注我或分享本文

·点击右上角,可以查看历史消息了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