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等天之岁 第九十二章 你不是刘子安!

悦读 2019-07-01 14:50:55


 伽陀明明说除了我们之间不要和任何人说话,可我竟然这么大意连丽桑那么明显的不对劲都没能察觉,最终还是着了甘罗的道!

    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附身在丽桑身上的灵体究竟是什么身份,但从小媚的话里也能听出个七八成了。

    首先,这个灵体和小媚一样都是狐狸精;其次,她和小媚早就认识,但关系似乎是敌对的,小媚她们一族躲进泰山大概也是拜这个狐狸精所赐;再次,这个狐狸精知道并且认识我,她和小媚之间的矛盾关系有一部分还是因我而生;最后,她的出现和甘罗的安排以及孔翎的计划有联系,但无法确定究竟是怎么样的联系。

    对了,还有……刚才停止时间的恐怕并非水里的那个倒影,而是这个附身在丽桑身上的狐狸精,所以我那一枪究竟打中了谁我也不敢说,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我!

    不知道这个狐狸精用了什么方法把另一个宇宙的我弄到了这里,又设计引诱我朝他开枪。

    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五感也已经似有若无,我不甘心的骂了一句:“这骚货……”

    接着我就听到小媚凄厉的叫喊声,但是那声音仿佛离得很远很远了,远到我只能听见她喊叫,却几乎听不清楚她究竟在喊什么。

    模糊中一团金色的光芒缓缓亮起,伽陀从中走出不住的摇着头:“千叮咛万嘱咐,最后北公你们还是着了甘相的道,不过也怪不得你们,小神也不曾想到会有另一只狐狸精混进这千眼千门阵中……”

    虚空之中我的“身体”轻飘飘的浮起,转瞬就到了伽陀身边,奇怪的是此刻我的心情却异常的平静,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小神这一疏忽便误了北公,师父说小神此次前来必定要赌一赌运数……”伽陀摊开右手,之前从我手掌心取走的那几滴血正在他手掌上方轻轻漂浮着。

    停顿片刻他看我一眼说:“北公可知道孔龙是如何练就不死之身的?”

     我摇头。

     “那孔龙哪有什么不死之身,只不过是移花接木罢了……”伽陀右手轻轻一扬,那几滴血就砰的一下爆炸开来,幻化出一小片鲜红色的血雾。

    血雾落地后渐渐扩大变成一团卡车大小的浓烟,仔细看去仿佛有人影在其间徘徊。

    伽陀朝身侧一指:“北公可自行挑选,这个业,小神来背,北公只管放心去挑一具便是!”

    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血雾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几十个站成一排的我自己,虽然身上的衣服和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但我的意识清楚的告诉我那些都是刘子安。

    “这些……”我的内心仍旧泛不起任何波澜,但疑惑总归还是疑惑。

    伽陀见我犹豫,解释道:“北公的身体已经损坏,如若不挑选一具恐怕待会就一命呜呼了。”

    “哦……”我点点头,随便指着其中一个我:“这个就可以!”

    伽陀赞许的点点头:“北公果然好眼光……” 

    接着就是一阵剧痛传来,我的五脏六腑像是有一次被一只巨手狠狠攥住。

    剧烈的痛楚使得我忍不住咳嗽起来,接着眼前一亮,我看到小媚含着泪边哭边笑:“子安哥哥,你,你醒啦?”

    我疑惑的皱起眉头,身子活动了一下,虽然还是很疼,但此刻的疼和之前的疼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虽然说不出是怎么个不一样法,但我至少能弄清楚一件事——我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又重新回来了,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伤也随之消失了。

    见我没理她,小媚仍旧担心的摇晃着我:“子安哥哥,你怎么了啊!你看着我啊!”

    我咧嘴一笑,有些虚弱的说:“没事了,小媚……”

    说着我挪动了一下身体,双肘撑地坐了起来。

    小媚惊喜道:“你,你没事啦?刚才我都以为你死掉了呢!”

    活动一下筋骨,我站起身一边跺着脚一边活动着手腕关节说:“本来应该是要死的,不过好像阎王爷不待见我,就给赶回来了,还特意把我的身体修复好了,像是怕我活过来再去他那儿祸害一样!”

    附身在丽桑身上的狐狸精见我完好无损的站起来,多少有点吃惊:“呦……”

    我本能的一矮身子,接着俯身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冲到她面前,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朝她的咽喉猛地一点,接着左手一掌拍在她的膻中穴上。

    狐狸精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

    我没理她,右手一伸死死扣住她的后脑勺,一使劲就将她的脑袋扳了过来额头顺势抵住她的前额。

    接触的瞬间狐狸精凄厉的惨叫起来:“啊!!刘子安……你为什么要害我!”

    但几秒后她的叫声就戛然而止了,随后丽桑的身体剧烈抽搐了几下就瘫软在我怀里。

    扶住丽桑我转头看着已经来到身边眼睛瞪得溜圆的小媚:“她是谁?”

    小媚一脸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反问我:“你是谁!?”

    我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肯定让她怀疑了,别说她,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身手矫健,还能一眼就看穿附在丽桑身上的狐狸精的弱点。

    见我不说话,小媚再次发问:“你到底是谁?”

    我无奈的摇摇头:“我是刘子安……”

   “你骗我!”小媚不等我说完,娇声喝道。

    叹了口气,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刚才那一套行云流水。

    这时候少轩和喜子也凑过来了。

    我看喜子安然无恙,惊奇道:“喜子你没事了?”

    喜子和少轩也是一脸的不相信我。

    喜子指着胸口那片殷红:“这是红药水,我装作受伤的目的就是骗过那货,不过倒是你……”

    我苦笑着说:“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

    喜子沉声道:“放开丽桑……”

    我看他一眼,轻轻将靠在我身上的丽桑推过去。

    扶过丽桑喜子才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但转瞬又用那张臭脸对着我:“刘老大的身手虽然还算不错,但他根本不懂驱灵之术,而且你刚才的动作比少堂还快……”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想起刚才的一个细节:“你们没注意到刚才那个狐狸精看到我完好无损的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吗?”

    喜子和少轩一起摇头。

    我满怀期待的看向小媚,刚才我和狐狸精对峙的时候她可是一直在看!

    果然,小媚皱起眉头:“如果我的修行没有耗尽的话我也能嗅出你身上到底有没有灵体,但现在……”

    “那这样呢……”我掏出沉檀凝香用指甲挖下一小块掏出火机:“如果你吸食了沉檀凝香的烟雾,法力会不会恢复一点?”

    小媚眼波流转,但仍旧是将信将疑:“你舍得?”

    得,这丫头真就认定我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想到这我咧嘴一笑,也不说话就从胸口的口袋里翻出一支尖嘴镊子夹住那块沉檀凝香,打着火机烧了起来。

    遇热后紫色的火焰从沉檀凝香上静静钻出来,一股淡紫色的烟雾袅袅升起。

    小媚不为所动,还是疑惑的看着我。

    我叹口气摇着头说:“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烧行吗?这东西珍贵着呢,咱们别浪费……”

    或许是我最后一句别浪费打动了小媚,她终于点点头伸长了脖子用力吸气,那一缕缕淡紫色的烟雾尽数钻进了她的琼鼻之中。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脚底乱七八糟的石头往后走了十几步,那块沉檀凝香终于燃烧殆尽再也冒不出一丝一缕的轻烟了。

异小说

ID:yixiaoshuoread

精彩原创小说不限量供应,诡秘刺激,满足你全部的好奇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