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335期《红豆》:【世华文学家】陈琳(老挝)传奇丰沙里

红豆杂志 2018-12-05 13:56:14

编者按

广西是祖国连接东盟的门户,南宁是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会址地。为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拓宽文学视野,《红豆》杂志特别开设《世华文学家》栏目,向读者推介东南亚、港澳台地区华语作家及其作品。美丽南方,海风习习,让我们张开文学的翅膀,去领略广阔的蔚蓝。



红豆杂志
陈琳简介

陈琳,男,1957年出生于四川合江。老挝著名华人作家、油画家。文学作品曾在汶莱《汶莱日报》,新加坡《联合早报》《锡山文艺》,马来西亚《国际时报》《星洲日报》,泰国《中华日报》《亚洲日报》《世界日报》《东盟杂志》,台湾《醒报》《中国时报》等连载。2013年7月《行走东南亚》一书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散文集《我爱台湾》现在泰国《亚洲日报》连载,《天堂之梦》一书目前正在编辑出版。擅长油画、散文、诗歌、游记写作。其油画作品全部被世界众多国家大学艺术馆、收藏家及社会人士收藏。2010年11月9日获联合国副秘长Asha-RoseMigiro博士亲手颁发的“人类和平贡献”荣誉证书。2012年8月油画作品《长屋歌声轻》在“亲情中华世界华人华侨美术书法展”上被评选为优秀作品。


传奇丰沙里

一位朋友告诉我,在老挝丰沙里省的山寨里,住着一群这样的人。他们头扎方巾,身着圆领汉袍,腰系中国传统图案的绣带,脚穿中国古式皂靴,说话之乎者也矣焉哉,所用的文字则是中国古典的传统繁体字。很像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装饰。我很奇怪,这是一个什么民族?为什么居住在这里?


终于有一天,我拜见了丰沙里华侨理事会的副会长王培中先生。王会长给我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说是明末吴三桂开关引清兵入关,长驱直入,直捣云南,被清廷封为平西王。明朝廷最后退至昆明,明皇朱由郎被迫吊死在昆明的湖畔小亭里。这样一来,那些效忠明皇的皇室后人、文武大臣、财主富商、才子佳人则失去了主心骨。在吴三桂大军的步步逼近中,退至今天的老挝丰沙里,安营扎寨,招兵买马,训练军队,伺机反清复明。


由于此地山势险要,地处偏僻,日复一日,终无战事。后雍正皇帝诏书招安,但他们矢志不渝拒绝进京做官。诏书保存到现在,那仍然还散发出朱砂香味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行书还静静地躺在绣有龙纹图腾的黄色绢绣上,如今仍完好地保存在现丰沙里省省长李平翁家里。


年复一年,清皇帝似乎忘记了这里的一群明朝后人,从此他们闭关自守,建设家园,劳耕织作。


这都是一批饱学之士,将传统汉学一代一代地往下传。他们不知共和,不知民国,也不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世隔绝,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恰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般生活。每逢中国的传统节日,他们结彩张灯,杀猪宰羊,衣着明朝盛装,举行中国的传统典礼,甚是隆重。


如果你中国古典文学有基础,你将能听懂他们的语言。他们会好奇地问你怎么会写他们的文字,笑你尽写错别字。因为他们不知中国的简化字。而你说出的话他们却不能听懂,是因为你的普通话他们从来不曾听说过。他们是一群由明末文豪教育出来的文物,不知能不能申请文化遗产。也希望中国政府能关心这群已被遗忘了的中国明朝古人,让反清复明的幽灵从此有个安息,那家家户户正堂屋上高高旋挂的反清牌匾得以落地收藏。


在学校读书时,常有关于玄学与绘画的讲座。中国的绘画,离不开老庄哲学。记得一位日本客座教授曾这样说:修真乃是绘画的精髓。老子在《道德经》中曾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论述。丹道即三返二,二返一,一合于道。中国的绘画用笔用墨极讲究,墨分五彩,行笔运气,体现画家精气神的返还过程。用笔化气,用笔化神,用笔还虚,用笔合道,破劫化虚,是画品的最高境界。西方的绘画由于所用之材料具有极高的可塑性,基督教的思想贯于其中。在西方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画家们摆脱了精神的束缚,思想得以解放。于是就有了文艺复兴。思想活跃的画家们如妖魔脱离牢笼,尽感事物之新鲜,于是也就随心所欲地去表现,创技法大有创新将绘画材料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世界级的大师站在历史的高度,不生不灭,得以永生。


我的朋友们一直都在劝说我,要我选择一个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静心地思考,充分地去领悟大自然,从而达到师从自然之目的,进而使自己在艺术造诣上得以提高。


2009417日,也就是老挝泼水节后的第一天,我背上画夹和行李离开了万象,又一次来到郎勃拉帮,准备去丰沙里采风写生,同时也了却自己对丰沙里的向往之情。


一大早我就去香通寺,讨得一杯洗佛的圣水洒在我的头上,祈求一路平安。然后找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离市区几十公里的大光西瀑布。面对一洗而下的山泉,聆听着森林的呼吸。



我静静地坐在一块石板上,慢慢地打开速写本,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几个老挝戏水女孩儿。


空气中飘来一阵清香,我恍恍惚惚,神志悠然,背面的石壁仿佛亘古以来便存在于此。感觉石壁遍体小孔,无穷无尽的山泉从小孔中不断涌出。我融化在水中,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大脑一片空白,画笔无力地掉在潮湿的地上,我已无法继续作画了。只好将速写本合上,沿着上山的石阶,一步一步地登上山顶上。倚着一棵大树,仰天眺望。一朵白云从碧蓝的天空深处向我飘来,停留在我头顶的树尖上。我顺手摘了颗树下鲜红的野果,放入口中,甜丝丝的。不一会便感舌尖麻木,全身没有了一点力气。我心知有异,便抽身离去。无力地下山往回走。搭乘出租汽车,天黑才回到郎勃拉帮。


是夜,我一直有梦。不断地在同一个梦里苦苦挣扎,有时撕心裂肺,有时肝肠寸断。痛苦至极。突觉电光一闪,忽觉一人坐于我的床前,纹丝不动。我猛地一惊,睁开双眼。四下是一片幽暗的沉寂。我觉得奇怪,决定马上就离开郎勃拉帮。


第二天,我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无力地坐上了去丰沙里的汽车。汽车一路盘山而行,穿越原始森林。我觉得胃中翻腾,好像有点晕车,无心观看窗外的景色。上眼皮与下眼直打架,无奈只好倚窗睡去。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时。一座雄伟壮观的城市,屹立在老挝海拔最高的普法山主峰西南侧的山脊上。海拔1380,城市顺山势而上,甚是美丽。这就是丰沙里,一座典型的山城。


这里是中老边城,离中国勐腊只有几十公里。中国总领事馆曾设在这里。相传明末皇族后裔,王孙贵族,文臣武将,财主富豪,才子佳人被清兵追剿至此。明朝官兵侍机反清复明,所以,丰沙里城市规划是以兵阵布局。每个关口险要,都有重点建筑,阵式复杂,内藏杀机,重重叠叠,一夫当关,易守难攻。年复一年,终无战事。于是,他们就坚守到了现在,被老挝划为小汉族,而他们则视自己是纯正的汉家


21日早上,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一定要去半盘亚西看看,那里离丰沙里只有几十公里,民族风情格外纯朴,然后可从勐夸坐船去金三角会面。叮嘱我一定要小心,也不要急着赶路,慢慢地走,细细地看,认真地想。


我在丰沙里的一个巷子里写生。这里的建筑,除了部分法式建筑和吊角楼外,大多都是中国传统式建筑。很多的街道,很像中国的丽江,只是没有那么多的小桥流水。一位老人给我送来一杯茶水,我很感动。一边喝茶,一边和他聊天。老人姓罗,名克成。他给我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一年是鸡年,日本兵占领了老挝,战争打得很激烈,也很残酷。中国国民党93师开进了丰沙里,师部就在这城对面的丛林里。93师征用老挝民工运输弹药,从丰沙里到哈沙20公里,再到勐夸,十天的路程。民工们不辞劳苦,行走如飞,向前线输送枪弹。日本兵身着黄色军服,一路奸淫烧杀,如一群豺狼一般。所到之处,老百姓无不遭秧。93师奋力抵抗,死伤无数。


在日本兵攻克丰沙里的那一天,城里城外火光冲天。到处硝烟弥漫,枪声炮声震耳欲聋。93师伤亡很大,罗克成老人的一个邻居,当天上午将大儿送上前线后,中午战死。又将二儿子送上前线,两个小时后二儿子又战死沙场,邻居含泪将刚满十岁的三儿子又送上前线。罗克成老人说:可怜啊,三儿子在第二天天还没亮,又为国捐躯了。最后在日本兵攻下丰沙里的那一刻,邻居疯了,全家出动,手舞砍刀,找日本兵拼命,全都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听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我打断了老人的谈话,问:93师呢?罗克成老人哭了,哇哇地放声大哭:死了,都死光了。只剩几个人,跑了,跑回中国了。


最难过的是日本兵占领丰沙里的两个多月,一位老挝妇女刚生下孩子,活活被日本兵糟蹋至死后,将刚出生的孩子挑在枪尖,然后挂在一棵树上。鲜血从树梢一直流到树根。日本兵又占领了中国的勐腊。


正因为这里是战略要地,后美国人又轮番轰炸,最多的一天,美国出动十架飞机。五架用机枪向地面扫射,五架用炮弹轰炸。最多的一天,丰沙里一天死了五十多个老百姓,还没有算上老挝军队的死伤人数。


在美国占领寮国期间,美国根据拉丁文拼音创造了老挝苗族地区的文字,以此废除老挝文字在该地区的流行,并加以推广,成为老挝上寮地区的通用文字。但丰沙里的汉家们拒绝接受美国对老挝的文化改革,在本民族中言传身教,传承了汉家的古典文化。由于美国占领老挝的时间不长,这一措施没有得逞,但还是给现在的政府在统一文字上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
美军占领丰沙里有四个月的时间。还是被英勇善战的丰沙里人赶走了。罗克成老人说到这里,面部露出自豪的表情。他说:我就是当年的小游击队员。是的,老挝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历经几十年的战争,1975年才走向独立,获得了真正的民主与自由,如今正以快速的步伐走向繁荣。


由于这几天的劳累,我的痔疮犯了,我忍着疼痛,找遍了丰沙里城里全部的药店,买不到治疗痔疮的药膏。只好作罢,采取食疗的方法。我让饭店给我做苦瓜吃,同时去山上采集了一些草药,又没有煎药的地方,只好将草药含在嘴里,嚼嚼咽下,然后回旅馆休息。同路的两位意大利人让我和他们一块去哈沙,我说我暂不能走了,需要再休息几天才能上路。于是,我们只得分手。


翌日,我感觉好了些。我租了一辆嘟嘟车,从丰沙里往深山里行进。没有了公路,只是一条简单的机耕小道伸向无尽深幽的丛林深处。到了一个地名叫半盘亚西的寨子,我告诉司机,不要走了,就在这里停下吧。这是一个老挝普努外民族居住的山寨,全寨四百多户人家。丰沙里人是靠种茶为业。一山连一山的茶树,飘散出阵阵的芳香,让人陶醉在这茶香深幽之境地。半盘亚西是古茶树基地,遍山都是四百年至五百年的老茶树,茶树足有脸盆粗细。我问司机托莱:有没有千年茶树?托莱说很少见。我看着这绿碧欲滴的茶叶嫩芽。不知不觉,已垂涎三尺。顺手摘了一颗杏子般大小的茶果,剥去皮后,放入口中。其味清香爽口,凉飕飕的,胜似一杯浓茶入口。寨民刀散请我们上吊角楼喝茶,我求之不得。急忙上楼,在火塘边坐下。刀散给我们泡的是五百年茶树上的老茶,其味醇厚,入口清爽,苦中带甜,满嘴清香,回味无穷。我向刀散求购了一公斤五百年老茶。便沿山寨速写。这天我收获很大,画了很多的山寨风光。可惜的是我没有看到很多的人,寨民们都上山采茶了。


回丰沙里的途中,托莱带我去了寮国中央副主席阿三老李的老家做客,阿三老李的家在丰沙里城的半腰。当我走进他家的正屋,抬头一看时,我吃惊不小。一幅两米左右的毛主席巨幅画像充满了我的眼眶,上有红太阳,毛主席的中文黑体字。认真地打量这幅画像,发现这不是由中国出版社出版的,但不知是哪个国家印刷的。我找了个地方坐下,家人给我端来茶水,和我寒暄起来。他们问寒问暖,甚是亲切,并关照我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丰沙里人对阿三老李非常地尊敬,凡他们认为是尊贵的客人,都要带到阿三老李家坐坐。


由于我所持护照不能从这里进入中国,我想了想,只好改道,走水路从勐夸到巴本然后再坐船从郎勃拉帮回万象。


我动身去哈沙。汽车经过两个多小时后才下得山来。到了南乌江畔,这里有一个码头,江面很窄,但水流很急。行船不到一米宽,二十多米长。窄长窄长的机动小船,像鱼一样,穿梭在急流险滩之中。我到哈沙街上一打听,一位从中国四川来的小伙子告诉我,说是哈沙没有旅馆。我没有办法,只好买票坐船去勐夸。船行一路,我心情十分地紧张。我真佩服驾船的老大,如此窄小的江面,水急滩险,有时一个浪打来,差不多都快把船吞没了,但我们的船仍像燕子穿梭在云层里一样,灵巧而安全地驶过重重险滩。经过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漂流,终于到达了勐夸。这里山清水秀,四周山峦连绵起伏,云雾缥缈,好似神仙佳地。我激动万分,就在码头旁边找了家旅馆住下,然后拿着速写本就在码头上画起来了。这个码头的确是一个好地方,来往的行人很多,都从这里摆渡过河,各种民族的不同装束都看得到。只是当他们发现你在画他们的时候,他们要去梳洗和整理好衣着,然后摆出姿势,才让你画,失去了自然的风貌与情趣。


傍晚,河边又是一番天地。姑娘、小伙下河淋浴,打情骂俏,戏水作乐,将整个河面闹得个天翻地覆。小孩子们更是开心,光着屁股,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这才是人性的真实表现,美不胜收。我对老挝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这里生活的日子里,是老挝人给予了我最真诚的关怀和爱,这种爱是非常诚实与朴素的,没有任何的装饰和猜疑,没有钩心斗角和尔虞我诈。我坐在岸边,呆呆地看着人们在这露天浴场戏水作乐,洗去一天的劳累。天渐渐地黑了下来。看着看着,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见人们的嬉闹声。我仍坐在那里,陷入了无限的沉思。




2015年8月8日

活动预告

绿城公益文学讲坛第三讲







活动详情

主办方:南宁市作家协会 南宁文学院

主讲专家: 钟日胜

时间:2015年8月8日10:00-11:00

地点:南宁市建政路3号办公楼5楼501室

贴心提示:本期为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第三讲,可以致电0771-5664408/5620248报名,也可以直接到场参加。

乘车路线:建政路东——建政葛村路口之间,集美新村小区对面往前500米。可乘37路、85路到建政路东站下车,步行至建政路3号即可。


本期主讲人介绍

钟日胜,南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宁市文联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协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在全国医学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1篇,在国内著名报刊发表多篇散文、随笔并多次获奖。作品《非洲小城的中国医生》获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创作“骏马奖”和第七届壮文文学荣誉奖。先后获得南宁市先锋示范岗、南宁市道德模范、广西最美劳动者、全国医疗援外先进个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敬业奉献好人、全国十大最美职工、全国先进工作者、南宁市第八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第八批南宁市新世纪学术和科技带头人第一层次培养人选等荣誉称号。


讲堂宗旨

南宁是一座活力与热力四射的城市,也曾为中国文坛贡献过萧云举、刘定逌等史上留名的大才子。但文学的传播与文学氛围的营造,既需要有效的组织与培育,也需要作家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共同参与。

公益讲堂的宗旨:

为了营造良好的文学氛围,南宁市作家协会与南宁文学院共同举办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绿城公益文学讲堂面向广大文学爱好者免费开放的知识性讲堂,旨在打造成首府南宁一个具有延续性的高水准文化品牌,为更多的文学爱好者服务。

从2015年7月起,每月第一、第三周的周六上午定期举行。

此公益讲堂系列定期举行,欢迎围观聆听。


历届讲座回顾

【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第一讲
主讲人:陈肖人
主题:《我是怎样写小说的》
时间:2015年7月11日
简要情况:2015年7月11日,陈肖人《我是怎样写小说的》拉开了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的序幕。讲堂的设立得到了众多专家和文学爱好者的支持。不仅有马山、宾阳等本市各县的文学爱好者,钦州市、灵山县等地作协也组织了当地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共十余人来到现场。读者们的热情让我们看到,文学是场盛宴,绿城公益文学讲堂与大家共享!

【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第二讲

主讲人:罗小凤

主题:诗歌的力量

时间:2015年7月25日

简要情况:2015725日,文学博士、青年诗歌评论家罗小凤通过理论、典故以及个人经历,为南宁市作协会员及文学爱好者讲授《诗歌的力量》。参与讲座的100多位读者中,有不少人都参加了7月的第一讲,可谓绿城公益文学讲堂的忠实听众。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