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妃要出墙:太子今天绿了吗》章节节选

青果阅读 2018-12-05 07:03:20

 点击蓝字关注,享受极致阅读体验 

身穿缟素襦裙,长相可人的小婢女,矮下身子,半蹲在榻前,蹙着两道细长的娟眉,担忧地望着榻上,那具直挺挺躺着的身体。

从方才她羽睫微颤,睁开一双迷茫的瞳眸后,又立马阖上眼睑,又眨眨眼睛睁开,双目圆瞪一会,紧接着又阖眼了……

如此来来回回,已经有十几遍了。

小婢女眉梢沾染着忧愁之色,苦着嗓子朝她开口:“太子妃,你就别吓青萝了。一会太子过来,看见你这样,又得训话了。”

她终于半眯着眸子,一脸疑惑地朝自己望来,纤细浑圆的指尖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张着一张菱形的小嘴,朝她询问出声:“同志,你刚叫我什么来着?”

青萝一下哭丧了小脸,挥开广大的袖子,扑倒在地,匍匐不起。

“太子妃,青萝求你别再说胡话了。”

她见青萝把一颗脑袋恨不得钻进土里,有些不忍,起身刚想搀她一把。便闻见突兀的一声,夹杂着隐忍的怒气,破门而入。

“孟云想,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那门被来人一脚踢开,门板撞得“咯吱”乱响,终于不堪重负,在摇摇欲坠中,轰然倒地。

明明是六月的天,窗外暖阳正好,眼前却突然一暗,一层阴影笼罩而来,气氛当即压抑了下来。

她半起身子,抬眸去瞧。

他面上隐怒,一张脸却俊美无双,额上眉头轻皱,似六月的碧波,抚不平的涟漪;一双黑眸发亮,似暗夜的星石,灼灼如华。

叫她一时恍惚了心神。

看她盯着他发愣,他眉眼却透出厌恶之色,从牙缝里挤出字来:“孟云想!孤在问你话呢?”

孟云想?可是她这具躯壳,原本主人的名字?真是个矫情的名字,她默默地想,不过既然眼前的小鲜肉这么称呼,她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好了。

即便再不愿意接受,以为是在做梦,可眼睛开开合合十几回了,还是看见床榻边的罗绸软帐,和一方跪倒的绾双螺的丫头。到底还是得接受这个事实。

既来之,则安之,及时享乐才是王道。

孟云想抿唇一笑,眼底闪出狡黠之色。他不高兴让她看,她便越要看,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眉眼含笑,语出轻佻:“小公子,来,告诉本太子妃,你叫什么名字?”

景容本隐忍着怒气,此番脸上不由黑了一黑,脚步却不疾不徐,朝她信步而去。

青萝擦了擦额间冒出的汗珠,转而向景容磕头:“太子,太子妃自打醒来,就有些神志不清,求您不要怪罪于她。”

孟云想呆呆坐在榻上,狐疑的目光一凝,朝景容质疑出声:“你是太子?”她复又嘀咕了一句,“那便是我名义上的丈夫。”

景容已走到榻前,一脚踢开跪地磕头的青萝,探手一把钳住孟云想的脖颈,隐隐发力。

孟云想被他掐住脖子,张着嘴巴,一张小脸憋红,眼珠子一翻,差点喘不上气来。

耳侧是他低低的**:“孤是你的丈夫,但不可能是你一人的丈夫,你再敢胡闹,别怪孤翻脸无情。”

他一下将手甩开,孟云想被推到床沿,在床框上磕了一下脑袋,疼得她顿时眼眶含泪。

景容冷眸撇来,面上表情却是嫌恶,语出讥诮:“少在孤面前惺惺作态,你的把戏,孤早一清二楚。”

他见孟云想捂了捂额头狠狠瞪他,目露凶光,龇着两颗獠牙:“太子了不起,你居然害我破相!”

她说着扑过来“嗷呜”一口咬住他的手臂,非叫牙齿尝到甜腻的腥味。

孟云想的理念是,以彼只礼,还之彼身!

景容吃痛,一把将这尖牙利齿的小狼狗甩开,厉声警告:“孟云想,你少发疯!这几日给孤待在宫里好好反思,等孤大婚以后,才可解除幽禁。”

说罢,瞥向摔在一旁的青萝,冷冷开口:“小心看管好你家主子,再有闪失,唯你是问。”

青萝忙爬起身来,恭敬地跪倒在他脚步。

景容这才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待景容出去之后,青萝才爬起身来,担忧地捧过孟云想的额头查看,本肤如凝脂,白璧无瑕的额上,青了一块,还沁出些血丝。

“这该多疼啊!太子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青萝唇一咬,顿时泫泪欲滴。

孟云想见状,急忙摆着一双手,与她宽慰:“没事没事,咱不吃亏,那捞什子太子比我伤得还深。”

孟云想不自觉用指尖戳了下伤口,顿时皱巴小脸,“哎呦”了一声。

屋外很快闪进一个身影,与青萝一般打扮,绾双螺,穿素裙,身形亭亭。

瞧见孟云想的那刻,眸光一闪,面上含霜。

“白芍……”青萝唤出声来,白芍已闪身而至,取出一个药瓶,将粉末一把涂在孟云想的额上。

孟云想疼的皱脸,不乐意地开口:“你个小姑娘家家的,动作怎么那么粗鲁?”

“太子妃不是说不疼吗?”白芍撇下眸子冷冷看她,“你都肯为他不要性命了,何惧这一点疼痛。”

孟云想呆呆地望着她摇头,眨眼睛:“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白芍蹙起眉尖,一把将药瓶扔进她怀里,语出不悦:“太子妃只管装傻充愣,白芍若再管你……”

她咬了牙,突然说不下去了,转头“哼”了一声,扭头而去。

“现在的丫头脾气都那么大?”孟云想默默地回头转向青萝,言辞恳切地询问,“你确定我是你们家太子妃吗?”

青萝听罢,却是面上结郁,与她劝说道:“太子妃,你别责怪白芍。太子前脚把你娶进,后脚就要纳妾,你知道后,便负气投入湖中,白芍因未及时救你上来,害你差点溺死在河里,她便好番自责。说起来,白芍也是太过关心你了。”

这么一解释,孟云想便豁然开朗了。

原来那个太子要娶小老婆,被孟云想知道,就以死相逼,难怪那太子瞧见她,一脸头疼的神情。

虽然这孟云想性子刚烈,但好歹是因为那太子薄情寡义,才害她溺死在湖里。

如今自己寄居在孟云想的身体里,面对这间接害死孟云想的人,她是在意外表的人吗?即便那太子长得器宇不凡了些,卓尔不群了些,她也是绝不会待见他的!

孟云想忽然想到什么,直直奔下榻去。

青萝蹙眉看她在一面铜镜前搔首弄姿,拧了把自己光溜嫩滑的脸蛋,甚是满意地开口:“不错不错,肤白貌美大长腿。”

说罢,她又拢了拢胸,自顾夸赞道,“这对馒头应该也有C了。”

青萝额间冷汗一滴,心想:完了,太子妃真伤到脑了?


《妃要出墙:太子今天绿了吗》

喜欢这部小说?

点击底部左下角“阅读原文”

开启免费畅读模式吧!



玄幻|言情|都市|悬疑|仙侠


微信公众号:QingGuoRead

官方微博:@青果读书

青果阅读,免费读好书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畅读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