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反邪 | 中世纪“哈利波特”们的悲惨遭遇:真实存在的谣言比小说中的魔法更恐怖

宁夏反邪 2019-01-09 08:29:46

在现代文化中,巫师成为一个大众化的流行元素。但在很久以前,巫师则被认为是恶魔的化身,社会的毒瘤。当时的一些巫术在后来被科学所验证,而另一些则起源于谣言,而这些谣言要比真实存在的巫术更具杀伤力。当时的人们很容易被卷入从事巫术的谣言漩涡之中,这些指控为“巫师”的人们曾受到残酷甚至致命的拷打。


阿苏拉·凯姆



1582年3月28日,阿苏拉·凯姆同另外13个女人因“从事巫术活动”被送上审讯台。根据指控,作为村中产婆的凯姆诅咒了一位母亲,原因是这位女人选择了另一个产婆而没选自己。据说这位母亲的孩子在出生时因掉下摇篮而不幸摔死。当地法官了解到凯姆和这位母亲之间曾发生过口角,因而判凯姆“从事巫术罪”。


凯姆还被控私藏“魔宠”,包括一只叫做Pygine的黑蟾蜍和一只叫做Tiffin的灰猫(据说凯姆经常喂它吃蛋糕、啤酒和她自己的血)。凯姆的儿子和其他一些村民也站出来一起指控她的巫术害死了许多村民。凯姆和另一位巫师一起被判罪并执行绞刑,其他一些共犯则被赦免。


当时没有任何记录显示两个女人是在何地被处死的,而故事也并未就此结束。



1921年,圣奥西斯一个男人在自家后院干活时,发现了两具严重损坏的尸骨。由于当时凯姆的故事仍然流传于民间,他坚信这就是那两位被处死的巫师的尸骨,他还通过邀请他人来参观大赚了一笔。不幸的是,1932年的一场神秘的大火毁了他的小生意,两具尸骨也重新被掩埋。当这片土地重新被开发时,这两句尸骨又重见天日,在当地一个博物馆里停留一阵后,便落入了一个艺术家的手中。


一位纪录片制作人试图重新揭开十六七世纪被审判的巫师的故事,他与这位艺术家协商希望把尸骨运回圣奥西斯。通过检验,人们确定它的确属于凯姆所生活的时代,骨头里仍留有当时的铁钉。几个世纪后,阿苏拉·凯姆终于可以安息了。


希帕蒂娅



希帕蒂娅出生于公元四世纪,由于父亲是亚历山大省图书馆的馆长,希帕蒂娅从小便沉浸于天文学、数学和哲学的书籍中。有了这样的环境,她很自然地成为了一位出色的教师、演讲家兼思想家。她的死与当时的迷信是分不开的,当19世纪她的事迹重新被人们提起时,她被看做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关于她的生平也掺杂着各种神话传说,而历史学家则认为她是因实施巫术被判以死刑的。


她的死因相当复杂。当时的基督教刚刚兴起且迅速壮大,不久便威胁到了异教的地位。希帕蒂亚广博的知识和影响力使她成为许多人的潜在威胁和眼中钉。


西里尔是教堂中一位德高望重的元老,他与俄瑞斯特斯从未停止过争论在政府事务中宗教力量应该有多大的影响力。414年,冲突达到了顶点,俄瑞斯特斯拒绝西里尔和平解决冲突的提议。西里尔的追随者认为是希帕蒂娅的巫术蒙蔽了俄瑞斯特特的双眼,一时间,流言四起。人们开始指责希帕蒂娅,认为她对整个城市施了咒语和巫术,使市民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决定。


谣言兴起不久,人们便开始绕过法律自行对希帕蒂娅实施制裁。一天在她去图书馆的路上,人们将她拖出马车,并极其残忍地用贝壳和瓷器的碎片将她活剥。最后,尸体的残骸被人们掩埋。


乔玛娜·博南诺




1788年,居住在Palermo的人都知道乔玛娜是一名巫师。她既是老巫婆也是个乞讨的,她会“死亡咒语”,能制造出致命的药水。也许博南诺并不像谣传所说的那样可以在满月前夜同神鬼对话,但她的确能做出致命的死亡药水。她曾听说一个小孩喝下杀虱子的药水后险些丧命,之后她便参照此药水制作出了“神秘醋液”。成功地在一只流浪狗身上测试后,她便到处推销她的药水。据她所说,这种药水可以作为简单的食物添加剂放到别人的晚餐里,不留痕迹地毒死目标。适当的剂量可以让目标逐渐衰弱,慢慢死去,这样下毒的人就不会感到自己下手过于残忍而自责了。


博南诺最终受到审判,光是关于她的法庭文件就足足有1500页之多。而最初那个制作药水(用来杀虱子的药水)的人也被叫到法庭。法官要求展示她的药方,证明这并不是巫术。而博南诺声明她的药方是她自己的原创,与杀虱子的那个完全不一样,她还不忘宣称自己的药方也不是巫术。无论是不是巫术,博南诺也难逃此劫,在1789年7月30日她被判有罪,并执行了死刑。


托马斯·多迪



托马斯·多迪的死因不详,根据当时的记载,他因挑战弗朗西斯·德雷克的权威而被处死的。


1577年,德雷克、多迪和多名水手一起离开了普利茅斯向南航行。航程中他们截获了几艘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船只,其中一艘叫“玛丽”的船被编入多迪的麾下。一路上他们遇到的竟是倒霉事,先是暴风重创船队,又遇船员叛变。不久,多迪便参与到暴动中并成为主力。德雷克很快便觉察到了多迪的谋反计划,为了平息叛乱,德雷克给了多迪一艘船并要求他证明他的清白。但多迪拒绝了,他继续煽动船员进行更猛烈的暴动。


骚乱持续了数周后,船只开始莫名其妙的消失,暴风雨也变得难以预测。德雷克愈加相信这个脾气暴躁、满嘴脏话的多迪拥有呼风唤雨的黑魔法,是整个船队的毒瘤。德雷克遂召集船员逮捕了多迪和他的弟弟约翰。


德雷克坚称多迪与恶魔为伴,他的巫术蛊惑了船员的心智、引起暴动、置船队于危险之中。最后,德雷克下令处死多迪,多迪在他最后的晚餐结束后,请求德雷克放过那些跟随他的人。德雷克同意了他的请求后便执行了死刑。


米德尔顿夫妻



百慕大也曾被巫术的恐怖所笼罩。1652年对约翰·米德尔顿的审判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1652年,约翰承认他就是当地传言中的那个巫师,他的妻子同样被指控有施魔的嫌疑。不过,他的妻子伊丽莎白坚信,镇上唯一的巫师是她的丈夫约翰。根据当时的审判,约翰曾对一位同镇长住在一起的男人施魔,这个男人叫约翰·梅克雷顿,被施魔后的梅克雷顿精神错乱,为了避免他自虐或伤到他人,他被送入了监狱。


根据当时的目击者描述,梅克雷顿被一个巨大的人形黑影折磨的死去活来。这与梅克雷顿自己的描述不谋而合,他称自己被这个黑影附身并感到沉重的压迫感,黑影还曾问到他是否愿意被附身,尽管自己回答不愿意,但还是无法摆脱这个恶魔。


尽管不久他的妻子撤回了对他的指控,但法官坚持认为她妻子对约翰的指控只是为了摆脱她自己的嫌疑,法官便提出用“漂浮法”(附在水面的是巫师,沉底的是正常人)测试约翰是否有罪。很不幸,约翰并没有通过测试。当时,约翰还受到其他的指控,他曾偷过火鸡,还与其他的女人通奸。最后,约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减刑”的请求也被拒绝了。审判结束的几天后,约翰就被吊死了。


莱特里普



莱特里普是美国原驻部落的酋长,此部落曾在一场冲突后被易洛魁族人赶出了自己的领地。随后,他们来到了俄亥俄,在那里,他们与当地的欧洲移民发生了冲突。冲突迅速升级为战争,部落又一次吃了败仗。当地人开出了一份协议,协议要求他们与当地人友好相处,并划分了界限和土地使用权。尽管当地许多组织的领袖拒绝出席会议,不过,莱特里普不仅出席了会议还签署了此协议。


1795年,北美原驻部落肖尼和它的酋长塔克慕斯正为失去的土地斗争。当时许多人都认为签署这样一份协议是巨大的错误,Tecumseh酋长也认为此协议有失颜面而且会削弱他的影响力。当时各种势力间的关系不断恶化,塔克慕斯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控告莱特里普曾对他的人民施魔,带来霍乱和灾难。1810年塔克慕斯和他的手下将莱特里普捕获。


对于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控告人来说,在一张白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种巫术。文字对于这些当地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威胁,不仅在迷信方面,他们还相信文字是入侵者之间沟通的纽带,文字的存在让入侵者获得巨大的优势。


莱特里普跪在给他准备好的坟头前,被一把战斧猛砍后便倒在了血泊中。


贝尔沃的巫师



这个事件有一个很平凡的开端。英国拉特兰郡的厄尔郡长痛失两个爱子。厄尔认为这是刚刚被解雇的两位女佣下的毒手,她们曾被怀疑在雇主家偷东西。这两位女佣是姐妹关系,她们的母亲也被怀疑对厄尔的儿子施魔,但在审判前她就死去了。


审判很快就结束了。两位女佣被判有罪并在林肯堡执行了绞刑。当时的场景可谓恐怖,按照规定,当罪犯走向绞刑架时应该念诵祷告,但两位女佣却胡言乱语不知所云。这也更加证明了她们对小男孩施魔的罪行。最后,她们并没有被绞死,而是被残忍的活埋在了荒山野岭。厄尔的两个儿子最后被安葬,墓碑上写着“两个爱子,刚出生就死于巫术。”


今天历史学家找到的证据可以证明——对两位女佣的审判另有隐情。当时,白金汉郡伯爵看上了厄尔的女儿并且要娶她过门,不过有两位哥哥的存在,她便无法继承父亲的财产。因此,更让人信服的真相是:白金汉郡伯爵为了让自己将来的妻子能继承到大笔财产而杀死了厄尔的两个儿子,并嫁祸于两个无辜的女佣。


露丝·奥斯本



1751年,约翰·巴德菲尔德是英国赫特福德的一位牧场主,他坚信奥斯本夫妇曾对他的牛群施魔并导致它们大量死亡。巴德菲尔德不断在邻居间散布谣言,告诫他们小心身边的巫师。尽管政府将奥斯本夫妇置于监管之下,巴德菲尔德还是召集了上千的暴民向奥斯本夫妇发起了攻击。


领头的暴徒是屠夫托马斯·克雷,当时他喝得酩酊大醉,强行给奥斯本夫妇执行漂浮法测试他们是否真的是巫师。就在审判的过程中,露丝·奥斯本当场毙命。由于此次审判没有政府授权,克雷以谋杀的罪名被逮捕。尽管当地人认为克雷把牧场主巴德菲尔德从巫术中解救出来,但克雷最终被处以死刑。


克里斯汀·克鲁克




克里斯汀·克鲁克是一位贵族妇女。1580年,年少的克里斯汀被安置在布罗肯赫斯特的艾乐尔爵士的家中。没过多久,艾乐尔家中的两位女佣就指控克里斯汀在家中施魔。


艾乐尔爵士娶了安娜·贝利后,家族中的15个新生儿莫名其妙地一个个死去。家中的一位女仆首先受到控告,这位女仆声称,在婚礼刚开始的时候自己便受到克里斯汀的强迫,帮助她施布咒语。1587年一共有两个女仆被处死,但克里斯汀贵族的身份让她逃过一劫。


离开了布罗肯赫斯特后,她来到了奥尔堡,但对她的控告并没有被撤销。一天,她和邻居一位叫做玛丽的女人大吵了一架。据说,克里斯汀在这位女人生育过程中负责照顾她,由于克里斯汀暗中施魔,这位妇女生出来的不是婴儿而是一个蜡像……最后,其他的助产士被判刑,而克里斯汀又一次逃过了审判。


1618年,克里斯汀再次遭遇同样的控告:对当地一位牧师的妻子实施了蜡像的咒语。这一次,她的皇室身份被彻底废除,并最终处以死刑。不过,她还是得到了照顾:并没有被活埋,而是执行了砍头。


帕姆海默一家



在这些因实施巫术受到处决的人物中,帕姆海默一家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了。1600年,被捕的有父亲保罗、母亲安娜、22岁的加布赖特、20岁的米歇尔、10岁的哈瑟尔。一开始,面对他们的指控只是16世纪那些贫困家庭常犯的小偷小摸。但狡猾的巴伐利亚公爵为了揭露一起神秘的施魔事件,而把这一家人当做替罪羊,指控他们犯有施魔罪。


伯爵使用各种残忍的手段逼供这一家人,最后他们不得不招供并详细地描述了他们的施魔和巫术行为:他们可以骑在扫帚上飞,甚至与魔鬼发生性关系;他们有制作魔法药水的能力,还可以控制天气;他们靠杀人并吃人肉来补充能量;他们抢劫、谋杀、偷盗,听命于魔鬼。


1600年,经过残酷的折磨后,这一家人全部被处决。当时有上千人前来观看,刽子手们用烧红了的铁钳撕扯着他们的身体,儿子们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的乳房被割下并强行抹在他们的脸上。当最小的儿子目睹他们全家被活埋后,他自己也难逃厄运。


这次审判得以对巴伐利亚法律进行了修改。之前,人们对是否应该处决巫师存在着争议。由于当时很多巫师对社会并没有什么威胁,而且有些巫医是专为人们治病的老女人。但这一家人的“认罪”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巫师的看法。


在1611到1612年期间,“地方法”明确禁止任何形式的迷信、魔术、巫术和任何与恶魔有关的活动,所有巫师将受到逮捕并处以死刑。此法一直延续到1813年才被废除。

(来源:凯风清韵)

揭露更多邪教内幕

宁夏反邪教

微信:塞上清风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