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顾萱萱封墨

言情楼 2018-11-07 14:00:22

小说名:流年偷换思念延绵 顾萱萱、封墨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顾萱萱封墨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 封叔叔,我就是来睡你的

深夜。

一个身穿黑裙的小女人,鬼鬼祟祟的拿着钥匙打开后门的锁,迅速的溜进路边接应她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内。

“快点!”一上车,她便着急的催促道,一边回过头看身后有没有人追上来。

车子急速的开走,十分钟后顺利上高速。

程铭隐隐担忧的看着她,“萱萱,要是伯父知道我偷偷带你出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今天要是不去,我就没机会了。”顾萱萱说着低头,将低胸小黑裙往下拉扯了下,白皙的肌肤分外诱人。

半个小时候到达沙滩边的一个别墅门口,今天晚上封墨在这里举行派对,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顾萱萱看了一眼外面高档的别墅,心跳不自禁的加速。

正当她准备拉开车门下车的时候,程铭一把拉住她的手,“等等,这个给你……”

她回过头纳闷的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透明药瓶,里面有一颗白色的药丸。

“这个是?”

程铭有些尴尬的挠着后脑勺,“催,催情用的,我是怕你万一搞不定封墨,到时候你可以……”

他话还没说完,便看到顾萱萱仰头,直接将那一颗药丸吞下了。

“我是说你可以给封墨吃下去,不是你吃啊,姑奶奶!”完蛋了,今晚上肯定要出大事了。

“有什么区别吗?好了,你别婆婆妈妈个没完了,我要进去找封墨了。”顾萱萱说着便拉开车门下车。

别墅的大门开着,一走进去,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只不过却没看到一个人,难道是派对结束了?

顾萱萱蹑手蹑脚的走进别墅内,里面漆黑一片,看样子是真的结束了,难道要空手而归不成?

但这是封墨的别墅,就算派对结束,他肯定会在这休息的。

想着,顾萱萱便朝着楼上走去,径直来到主卧。

浑身渐渐燥热起来,脸颊也在发烫。

“唔,我是发烧了吗?”顾萱萱嘀咕着,推开主卧的门。

里面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壁灯,衣架上挂着一件特级军服,旁边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顾萱萱坐在床边蹭掉脚上的高跟鞋,双脚跪在床上一点点挪动到枕头旁边,看到男人那张精致的睡颜,她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邪笑。

随之一把掀开被子,犹如小猫咪般的窜到他怀中,双手紧紧的抱着他,“封叔叔……”

封墨依稀睁开双眼,低头看到一个女人躺在怀中,紧皱着眉,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看了一眼,“顾萱萱?你怎么在这。”

今天他确实喝得有点多了,不然也不至于有人进来他房间也不知道。

顾萱萱笨手笨脚的伸手撩起他的睡衣,双脚岔开坐在他身上,软绵绵的双手按着他的肩膀,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你可知道,一个女人半夜偷偷进男人房间,可是要被睡的?”他大掌拖着她的腰,想要将她抬起。

“封叔叔,我就是来睡你的……”顾萱萱说着,低下头主动送上双唇,在他薄唇上蹭了蹭。

随后双手迅速摸去他的裤头,她只有这一个机会了,所以得速战速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封墨睡了再说。

“顾萱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封墨蹙着眉头,腰间一用力,挺身坐起来,也顺势将她不安分的两只小手按住。

顾萱萱脸颊绯红,抬头看着他,药效似乎发挥作用了,她的身体异样燥热。

“封叔叔,我好热啊……”她轻咬着下唇,难以忍受的伸手去将裙子的拉链往下一拉。

低胸的黑裙顿时往下掉,瓷肌般的肌肤,此时有点微微泛红。

她主动贴到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搂住他,害怕他会跑掉一样。

少女年纪不大,发育却良好,柔软的圆滑紧贴着他的胸膛,温柔的触感顿时让他某个特征起了反应。

“萱萱,你吃了什么?”封墨恢复冷静,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想要推开她。

“封叔叔,你的身体凉凉的,好舒服啊……”顾萱萱贪恋的抱着他,感觉燥热的身体似乎得到了一些缓解,更加不愿意松开手了。

“萱萱,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男人说着双手按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顾萱萱点点头,“知道啊,我今天来就是要睡了你,封墨,我要做你的女人……”

男人一个转身,将她压在身下。

……

第二天早上,趁着枕边的男人还没醒,她便穿好衣服偷偷的溜走了。

来到路边,用力的敲车门。

还在车内睡觉的程铭睁开眼睛,立即给她将门打开,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了?你可有成功把封墨睡了吗?”

“那还用说?走吧,打道回府!”顾萱萱嬉笑着,低头看着掌心的那枚徽章,这是她偷偷从封墨衣服上拿下来的。

回到顾宅,她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进去,恰好碰到正准备出门的顾晴。

“姐姐早。”顾萱萱笑道,眼神得意的看向她。

看着顾萱萱穿着性感,头发凌乱的模样,忍不住嗤笑,“是萱萱啊,我还以为是哪来的野鸡呢,昨晚你这是去哪里鬼混了啊?”

顾萱萱将手中的徽章左右手的来回抛,特地清了清嗓子道,“昨晚上泡夜店碰到封叔叔了,这军人就是不一样啊,体力可真好啊,折腾了我一宿,你看我这腿都青了呢……”

说着她撩起裙子,雪白的大腿上有一团淤青很是显眼。

“你说昨晚上,你和封墨?!”顾晴双眸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顾萱萱点点头,抿了抿樱红的唇瓣,亮出手中的徽章,“是啊,你看,他的徽章都给我做定情信物了呢。”

顾晴大步迈上前,一把抢过她手掌的徽章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封墨的徽章,心头勃然大怒,狠狠的将徽章摔在地上。

“不可能!封墨怎么会看上你这野鸡呢,这肯定是你偷来的,我要告诉父亲,你私生活淫乱不堪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学会偷东西了,父亲肯定会打死的!”

说着顾晴气愤的跑向书房,用力的敲着书房的门。

 

第2章 既然觉得我是小偷,那就

随着一阵“咚咚”的敲门声,顾荣峎打开门。

“爹地,呜呜……”没等顾荣峎开口,顾晴便委屈的哭了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顾荣峎最宝贝这个女儿,看到她哭,顿时心疼不已。

顾晴转过头,手指着正在地上捡徽章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她,您去看看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顾荣峎听着,眯着眸子上前,双眼紧盯着她手里攥着的东西,伸手道,“拿来!”

她不敢挑战父亲的威严,便乖乖的将东西递了过去。

顾荣峎仔细的看了看,认出来那是封墨的徽章,顿时勃然大怒,“这东西你哪来的?”

“封叔叔送给我的,这是我跟他的定情信物。”顾萱萱说着,立即伸手从父亲手中拿了过来,像宝贝似的攥在手心里,紧紧的。

这东西要是丢了,封墨追究起来她可就完蛋了。

“爹地,封叔叔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么重要的徽章,一定是她偷来的,顾萱萱作风一向不正,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没少干!”顾晴气愤的走过来指责道。

顾荣峎直接从裤头上将皮带抽下来,恶狠狠的朝着地上一抽,“还不给我说实话!”

鞭子抽着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这要是落在人身上,肯定得皮绽肉开。

一旁的顾晴双拳握紧,继续煽风点火,“封叔叔是何等人,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你是不是因为不想嫁给陈终年,所以就故意去偷了封叔叔的徽章,借此来抗婚对不对?!”

顾萱萱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前半句你确实说对了,不过我和封叔叔是两情相愿,若父亲还要强行把我嫁给陈终年,封叔叔可不会答应。”

陈终年有暴力倾向是总所周知的,他前妻就是被他给打断腿了,但因为他是少将,顾萱萱刚成年就被父亲安排了婚约,她要嫁过去那就是送死的节奏。

而封墨叱咤风云的首长,位高权重且单身,就连总统大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的军中统领,也是顾萱萱能想到的唯一救星了。

“满嘴谎话!”顾荣峎手中的皮带便扬起朝着她的手臂猛的抽过来。

“唰”的一声响,顾萱萱来不及躲闪,手臂上薄薄的衣服被皮带打烂。

没想到父亲真的打了。

顾萱萱低头看着通红的手臂,整个人都在颤抖,咬咬牙隐忍着泪水,“是啊,反正我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那您还问我干吗?既然觉得我是小偷,那就报警啊!”

顾萱萱的话倒是顿时点醒了顾晴,她手指轻轻的拉扯着父亲的衣袖,“爹地,封叔叔可不是咱们惹得起的人物,妹妹不懂事,咱们不能坐视不理啊。”

她咬牙切齿的瞪了顾萱萱一眼,随后继续道,“要不趁着封叔叔还没发现之前,咱们先报警送她去警察局好了,要是等封叔叔知道后亲自来要徽章,那您的颜面往哪儿放啊……”

气得脸色发青的顾荣峎,眼神鄙夷的撇了下一旁顾萱萱,随后将皮带丢在地上,“晴儿,去报警!”

“好,我这就打电话!”顾晴开心得双脚飞快的走去拿起电话。

报警?

顾萱萱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父亲竟然要报警抓自己,真是天大的笑话!

很快警察将顾萱萱带走,直接拘留。

“首长,警察局传来消息,说您的徽章被偷了,小偷已经关押起来了。”士兵站在门口报告道。

坐在办公桌前的封墨,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钢笔,“那小偷是否姓顾?”

士兵愣了下,随后立即点点头,“是姓顾,还是个女的……”

“嗯,知道了,下去吧。”封墨吩咐道,随后指尖的笔放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傍晚,封墨处理完事务后,换上便装,只身一人来到警察局。

观察室内,顾萱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角落里,哭过的两只眼睛又红又肿。

“咳咳。”封墨咳嗽了声。

顾萱萱抬头,看到是封墨,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开门。”封墨命令道。

旁边候着的局长,立即点头哈腰的亲自上前将门打开。

封墨迈开步子走近她面前,正准备开口的时候,顾萱萱双手猛的抱住了他的腿。

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封叔叔,我不要坐牢啊,我才刚成年……”

封墨没吭声,低头看着她。

“封叔叔,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念在昨晚,昨晚……”

“昨晚什么?”封墨冰冷的语气道。

顾萱萱有些胆怯的松了松手,红彤彤的脸颊快要滴出血一样,声音小如蚂蚁,“一夜情的份上,饶了我这次。”

“你说什么?”封墨单膝蹲着,狭长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再说一遍。”

“我……”顾萱萱撅着嘴巴,心跳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什么了。

看她选择胆怯的模样,和昨晚上那个胆大的她根本联想不到一起。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后迅速恢复严峻的表情将她一把拎起来。

“封叔叔,我……”顾萱萱刚站直,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软弱的倒在他的怀中,晕倒了。

“顾萱萱?!”封墨迅速抱住她,将她平放在外面的沙发上,手指轻轻压着她手腕感受脉搏。

值班的警察见状开口道,“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可能是低血糖了。”

封墨眉头紧紧皱起,随后抱着女人离开警察局。

……

顾萱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手上正在吊点滴,手臂上的伤口也被包扎起来了。

一旁,台灯下面,封墨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台灯的光亮打在他的侧颜上,像是画报里面走出来的人物一样,英俊无比。

“外面有东西吃。”男人没有抬眸,余光察觉到她醒来,便开口道。

顾萱萱有些尴尬的掀开被子,肚子发出一阵咕咕的叫声,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有掉完的水瓶子,她抿着樱唇纠结道,“封叔叔,这里有医生或者护士吗?我想把这个药调快点。”

她是肚子太饿了,总不能眼巴巴的等着吧,这一滴滴的药水,都望眼欲穿了。

封墨合上书,修长的腿迈开,两三步走到床边,拿起一根酒精棉起势准备帮她拔掉针管。

见状顾萱萱顿时就急了,将手抽回,“那个药水还没打完呢,这儿没有护士吗?”

封墨抬眸,“这不过是营养液而已,还有,你若怀疑我的技术,可以自己拔!”说着他将棉签递给她。

她慌忙摇头,“不不,还是你来吧,你当兵的时候应该学过吧?啊!”

她话还没说完,封墨便忽然将她手背上的针头拔掉了,顾萱萱最怕的就是针头了,顿时忍不住尖叫出声。

“疼?”封墨表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不是,你赶紧把针拿开,我害怕……”她颤抖的声音道,整个人也缩回了被子里面。

竟然害怕针头?

明明胆小如鼠的她,昨天到底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来到自己身边的?

 

第3章 我肚子里已经有你孩子了

针被封墨收起来之后,顾萱萱顿时恢复元气一般,从床上跳下来,急匆匆的跑到餐桌前,一顿狼吞虎咽。

眼神四处瞄了瞄,这并不是昨天的那栋别墅,应该是他其中的一栋住宅。

吃完她舔了舔嘴唇,慢悠悠的喝着水,余光偷偷的瞄着坐在沙发上的封墨,随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身边。

“封叔叔……”顾萱萱声音软绵绵的撒娇语气,双手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

封墨抬头,“吃完了?走吧,送你回家。”

顾萱萱立马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脸颊贴过去,“我不要回家,我就要住在你这儿,我哪里也不去!”随后她抬头一脸诚恳的看向封墨,“封叔叔,你娶我好不好?”

封墨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严厉,“你才几岁,就想嫁给我?”

“我成年了封叔叔,你必须得跟我结婚,不然我爹地要把我嫁给陈终年,外面都传闻他有暴力倾向,我嫁给他会被他打死的,封叔叔,你难道要见死不救吗?”顾萱萱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他,两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都说男人最害怕女人撒娇和哭泣了,纵然他是千年冰霜,顾萱萱今天也得给他捂化了。

“与我何干?”封墨撇开手,表情甚是冷漠。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不过才一天的时间,竟然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顾萱萱咬咬牙,气呼呼的瞪着他,“当然和你有关系了,昨天晚上你没戴套,我也没有吃药,说不定我肚子里面已经有你的孩子了,这难道跟你也没关系吗?!”

他双眸微眯了眯,阴测测的语气道,“所以你是在威胁我吗?”

前一秒还是乖巧可怜的小猫咪,突然变成露出爪牙的小狐狸,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认真的点点头,双手用力的握了握,心跳有些加快。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封墨何时受过人威胁了?”男人盛气凌人的起身,拽着她的胳膊便准备强行将她带走。

顾萱萱一怔,恼羞成怒的拼命从他手中挣脱,小拳头一下下的打在他的肩膀上,“哼,你不敢跟我结婚,那传闻说你是GAY看样子是真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她撒娇哭泣都没用?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那小拳头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他低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传闻说我是GAY?”

见他深色凝重,她立即点头继续劝说,“对啊,所以你跟我结婚,一方面帮了我,另外一方面也帮你澄清了传闻,岂不是两全其美?”

“按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封墨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

她炯炯有神的双眼眨巴着,嬉笑,“感谢我倒是不必,咱们这是互利互益,是吧!”

正当此时,门铃声响起。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大门的方向,随后管家走进来汇报。

“是顾荣峎来了,说是来接萱萱小姐。”

顾萱萱一听,整个人蜷缩到封墨身边,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我不要回去!”

封墨低下头看了她一眼,随后无情的将她的手一点点掰开,转身对管家道,“送她出去。”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什么话都敢说,竟然还说自己是GYA?这样的传闻,他怎么就从来没听到过,分明是她瞎编的!

“封叔叔,我不要走,我回去肯定会被打死的,你真的忍心吗?好歹咱们也有过一夜情分,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顾萱萱歇斯底里的冲着他喊道。

“管家!”封墨低吼了声。

“是,萱萱小姐,麻烦跟我出去吧。”见封墨生气了,管家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拉着顾萱萱往外走。

好说歹说他都无动于衷,顾萱萱气得双眼圆鼓鼓的瞪着封墨,“封墨你个无情冷血的大混蛋!我告诉你,要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我一定带着他远走高飞,绝对不会让他知道他有一个这么混账的爹地!”

她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往下掉,而封墨依旧无动于衷。

“还嫌不够丢人吗?!”在门外等候的顾荣峎呵斥一声,随后拉着她往车上塞,迅速的开离封墨的别墅。

……

回到顾宅,刚迈进门。

“爹地,你怎么还把她带回来啊?现在整个H市都知道顾萱萱是小偷了,真是丢人!”顾晴嫌弃的翻着白眼道。

顾萱萱紧咬着下嘴唇,没吭声。

随后顾晴迈着猫步朝着她靠近,“不过幸好陈家没退婚,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妹妹,恭喜你啊!”

都闹得满城风雨了,竟然还没退婚?

难道她真的要嫁给这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吗?

想到这里,她顿时不寒而栗。

“晴儿,你别离她那么近!”正说着的时候,孙怡芸从房间里走出来,迅速的将顾晴拉到自己身边,像是防着瘟疫一般提防着顾萱萱。

顾萱萱咬咬牙,干脆挺直胸膛转身面向两人,满脸笑嘻嘻的走过去,“小妈,姐姐,你们离我那么远干嘛?我要真的嫁给陈终年,那就是少将夫人了,你们真不打算趁着现在好好巴结巴结我?”

“巴结你?那也得你有命给我们巴结啊。”孙怡芸嘲笑道。

一旁的顾晴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被陈终年打死都万幸了,哈哈哈……”

“呵呵,你们等着瞧好了,谁先死还不知道呢!”顾萱萱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关,愤然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面,用力关上门。

孙怡芸不知道在顾荣峎耳边吹了多少枕边风,才让刚刚成年顾萱萱被安排了婚约,这一切都是这娘俩的主意。

“怎么办?我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了……”顾萱萱坐在床头,越想越不甘心。

正无助的时候,程铭打来电话。

“萱萱,你出什么事了啊?怎么到处都说你偷东西了?”

“别提了,我在警察局蹲了一天,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不是说把封墨给睡了吗?为什么封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他为什么不帮你?”

“睡是睡了,可人家不认账我有什么办法啊!”

“不认账?那好办啊,我给你宣扬宣扬,弄到全城皆知,看他怎么好意思不认账,但前提是你得保证你确实和他睡了啊?”

程铭有些怀疑,毕竟传闻封墨性情冷漠不近女色,顾萱萱怎么能如此顺利的就把他给睡了呢?

“当然了!”顾萱萱提高音调,满脸认真的神情。

“那好,那你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验收成果!不过你要真嫁给封墨了,可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程铭忍不住提醒道。

顾萱萱打着哈欠,“知道了,别废话了,晚安!”

程铭的一番话,顿时让她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安心的躺下一觉到天亮。

 

第4章 我现在腿还疼,不能那个

咚咚咚!

一大早顾萱萱的房门便被用力的敲响。

睡眼朦胧的她揉着眼睛起身,一边开门一边嘟囔,“谁啊?”

门外站着的是顾晴,不过脸色却看起来有些难看。

她扫了一眼顾萱萱,身上挂着一件宽松睡裙,白皙的长腿露出来,身材还真不赖。

“有事?”顾萱萱打着哈欠,顺便伸了个懒腰。

“封叔叔来了,你赶紧换好衣服出来吧!”顾晴声音冷漠道,眼神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一听到“封叔叔”三个字,顿时间她所有的瞌睡虫全部跑走了!

“嘭”的一声迅速将门关上,粉嫩嫩的小脸蛋顿时吓成了惨白色,瞳孔瞪大,双手捂着心脏的位置。

“完蛋了,完蛋了!一定是程铭四处帮我宣扬我睡了他的事情,所以才会一大早的找上门来,一定是这样……”

顾萱萱急得浑身颤抖,“他会不会告我诽谤啊?那我是不是要坐牢啊?”

想到这里,她浑身一凉,慌乱的换上衣服,走到门边正准备拉开门,忽然又转头回来。

“不行,我这样出去就是送死啊!我不能带待在这里了,我要逃走!”顾萱萱捏着拳头,随后将窗户打开往下看了一眼。

她的房间在二楼,而楼下是一片草坪,从这里跳下去应该摔不死,但是有可能会断腿。

想了想,她迅速的将床单用剪刀剪开,学着电视里的情节,将床单一截截的捆起来,一头绑在床脚上,一头丢下窗户。

随后双手拉着床单,身体悬空在窗户外面,正当她以为能够完美逃脱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床单撕裂的声音。

“救命啊!”看着上面的床单一点点的撕裂开,顾萱萱顿时慌了,本能的喊出救命声。

很快她的声音便将客厅里等候着的人都吸引来了。

“萱萱,你这是在做什么啊?!”顾荣峎看到顾萱萱掉在窗外,整个脸色都沉了下来。

这个女儿,还真会给自己惹事,一天到晚不停休!

“呜呜……我不要死啊……”顾萱萱崩溃的大哭,双手仅仅的拽着床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力气也在渐渐消耗,她的身体渐渐往下滑。

嘶——

开裂的床单再次裂开一部分,她整个人重心往旁边倒,受伤的手臂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一阵生疼!

“萱萱,松手,我会接住你!”封墨赶来,迅速来到她下方,扎着马步伸出手。

顾萱萱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拼命的摇头,“我不要,我就吊死在这里好了,反正我下去也是一死,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呜呜……”

“顾萱萱,你发什么疯呢?封首长今天是来提亲的!”顾荣峎开口道,眼神偷偷的瞄着封墨,害怕惹他不高兴。

“嗯?提亲……”顾萱萱愣住在那,低头往下看。

“你,要娶我?”她半信半疑的看着封墨问道。

看到他点头的那一瞬间,顾萱萱身体忽然一阵僵硬,手指一滑,整个人掉了下去。

“啊!”随着她的尖叫声,整个人跌到他的臂弯当中,而她本能反应的抱住他的胳膊。

惊慌之余,抬起头迎上他炙热的目光,一阵娇羞,将脸颊埋在他的怀中。

封墨抱住她往门外走,将她放入车内。

“封叔叔,君无戏言,你可不要反悔哦!”顾萱萱瞪大眼睛看着他,双手也死死的拽住他的手臂,似乎害怕他会跑掉一样。

感觉到她身体在发抖,封墨低头看了她一眼,她手臂上的伤口刚才被撞了,白色的袖子被染红。

“开车!”封墨开口道。

十多分钟后到达他的别墅。

封墨直接抱着顾萱萱进屋内,大步走进卧室,将她放在床边,随后手指捏着她衣服的领口,蛮力撕开。

“封叔叔,你要干嘛?我腿现在还疼呢,不能那个……”顾萱萱惊愕的蜷缩成一团,害怕的看着他。

封墨眉头紧皱,手指轻轻戳了下她的脑门,“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兽性大发的怪叔叔?大白天的对你强行?”

她撅着嘴巴,“你现在不就是吗?虽然我很快是你老婆了,但是你能不能忍几天?我现在真的好疼……”

不仅是下身疼,手臂也疼着呢。

“小小年纪,你脑袋里都装的什么?”说着他伸手将她受伤的手臂拉过来看了看。

“啊,疼!”顾萱萱忍不住喊了声。

封墨薄唇轻撇了撇,不自主的放轻了动作,拿起一旁的医药箱,帮她上药。

顾萱萱抿着嘴唇,看他认真的神情,顿时羞愧起来。

原来他撕开衣服是为了要帮自己上药,并非是为了那个……

唔,好像是她想要多了。

包扎好伤口后,封墨起身走去衣柜里面拿了一件衬衣递给她,“先穿着,你的衣服晚点我会叫人去顾家收拾几件过来。”

顾萱萱乖巧的点点头。

封墨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已经不早了,今天还有个会议要开。

“今天哪里也别去,在家等我。”封墨转身说道,随后走到衣柜前面准备换衣服。

顾萱萱偷偷的瞄了他一眼,见他脱下休闲装,露出后背紧实的肌肉,这身段堪比模特啊。

换上军装后顿时有种制服诱惑的感觉,简直就是禁欲系的代表!

看得她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害羞的捂着滚烫的脸颊,心中忍不住尖叫,“顾萱萱,你捡到宝了呀!你未来的老公可是封墨啊!”

等等,现在叫老公会不会太早了点?毕竟都还没领证呢。

顾萱萱抿着嘴唇抬起头,正准备再度欣赏的时候,却发现封墨已经离开了房间。

“这么大的房子,嘿嘿……”顾萱萱嘀咕着,一边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程铭。

……

半个小时后,程铭待着美食和美酒大摇大摆的来到封墨的别墅。

“恭喜你,成功上位,干杯!”

顾萱萱大口吃着炸鸡,一边喝着啤酒,笑呵呵道,“你放心,你这次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不会忘记你的,来,干杯!”

咕噜咕噜喝酒,两人忘我的聊天,不知不觉便将一整件啤酒都喝光了。

她有些晕乎乎的坐在沙发上,身体东倒西歪,“程铭,刚才那一杯我都喝完了,你怎么还没喝啊?是不是男人啊……”

说着打了个嗝。

“我早就喝完了,你是不是醉了啊?”程铭说着起身想要去扶她。

“放开她!”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第5章 你在引火烧身吗?

程铭回过头一看,发现是封墨回来了,猛的站直,鞠躬,“封叔叔好!”

刚走进门便听到了欢笑声,看到顾萱萱和程铭聊得欢快,心头跟被针扎了一般。

他撇了一眼满地的空啤酒瓶,眸子里露出一丝怒气,随后撇向程铭,“还不走?”

“是,我这就走!”程铭点头哈腰,吓得赶紧溜出别墅。

封墨咳嗽一声,这H市都要抖一抖,他可惹不起这个大人物!

封墨迈过满地的狼藉,走到沙发边,低头森严的眼神看下来。

“封叔叔,你回来啦?”醉酒的顾萱萱,笑咧咧的抬头看着他,随后张开手一把抱住他的双腿,“嘿嘿,我这块咸鱼终于要翻身啦,我未来的老公是封墨哎……”

原本隐忍着怒火的男人,听到她稚气的声音叫出“老公”两个字,顿时气就消了一大半。

弯腰,将她横抱起朝着房间里走去。

顾萱萱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看着眼前男人精致的脸庞,忍不住伸手捧着他的脸颊,嘟着嘴唇送上去,在他脸颊上狠狠的亲一口,发出“啵”的响声。

封墨皱着眉头,将她平放在床上。

“嗯……”女人嘴里发出一丝声音,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不愿意松手。

“顾萱萱,你在引火烧身吗?”封墨蹙眉问道。

还以为是在梦境中的顾萱萱,挑眉挤眼,“封叔叔,我好看吗?你是不是被我的长相迷住了,所以才要娶我的?”

他深邃的眸子看着的脸庞。

虽然她稚气了些,不过从五官来讲的话,确实挺精致,身材也不赖。

“是不是嘛?”顾萱萱嘟囔着,白皙的长腿抬起蹭着他的大腿,宽松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而往肩膀下滑,露出一抹香肩。

“萱萱,你身体不痛了?”封墨伸手将她不安分的腿按住在床上。

她用力摇晃了下脑袋,意识渐渐清醒,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伸手又摸了摸他的脸颊。

好真实啊,难道不是在做梦吗?

正当她脑袋一片混乱的时候,封墨低头,薄唇覆盖在她的唇瓣上。

顾萱萱不乐意的推开他,“这是我的梦,我没叫你动,你就不能这么主动,明白吗?”

封墨眉头一皱,“什么?你的梦?”

她抿着嘴唇点点头,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薄唇,准备继续享受这个美梦。

“封叔叔,你躺下……”她笑嘻嘻道。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在玩什么把戏,于是便乖乖的配合,躺在她身边。

顾萱萱侧身躺着,面对着他,手指将他衬衣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眼前顿时出现一片小麦色的肌肤。

“哇,这肌肉都是真的吗?”顾萱萱说着手指伸进他的衣服里面,指腹轻轻按压着他的胸肌。

男一声不吭,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随后顾萱萱手指在他胸前打圈圈,脸颊也贴了过去,“有心跳声哎,我做的梦好真实啊,要是现实生活中,封叔叔也有这么听话就好了……”

既然是在做梦,为何不趁着现在好好的将他蹂躏一把呢?平时他一副冷若冰川的模样,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好玩吗?”男人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问道。

顾萱萱点点头。

“想不想玩点刺激的?”封墨问道,随后大手掌一把按住她的小手。

她抬眸,酒意似乎在渐渐消散,大脑一片空白,看着男人的盛世美颜,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看她粉扑扑的小脸颊,忍不住想要将她一口吃掉的冲动。

男人抬手按着她的肩膀,顺势将她放平。

“啊……”顾萱萱手臂的伤口被蹭到,顿时忍不住叫出声。

差点忘了,她身上还有伤……

她绯红的脸颊,双眸可怜兮兮的盯着他,微微撅起的樱唇,让人冲动又惹人怜爱。

封墨检查了下她手臂上的伤口,随后便用被子将她娇小的身体盖好,随后便下床。

现在,他得好好冷静冷静。

“封叔叔……”顾萱萱轻声喊了句。

他忍得有些难受,严峻的表情看向她,命令的口吻道:“别喊我,好好睡觉!”

顾萱萱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随后封墨大步走进浴室内,打开花洒,冷水冲击着他滚烫的身体,冲熄欲望的火焰。

这小妮子,是上帝派来折磨他的吗?

睡意渐浓,躺在床上的女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封墨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一边拿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床上呈大字躺着的女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

学校。

顾萱萱刚踏入校门,便收到了各种异样的眼神,她摸着脸颊呢喃,“难道是我脸上长花了不成?”

刚走到教室门口,便被一个飞过来的橡皮擦正中脑门,紧接传来一阵嬉笑声。

“顾萱萱,睡你一夜多少钱啊?”程昱吊儿郎当的走到她面前问道。

平时他就很喜欢欺负顾萱萱,刚才那橡皮擦也是他丢过来的。

她攥着拳头,愤怒的抬起头瞪着他,“那得问你妈,你妈什么价格,我就什么价!”

“你!”程昱攥着拳头,脸颊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顾萱萱白了他一眼,没有继续与他争执,走到自己的桌子前,眼前的景象让她怒火四起。

她的课桌上被人用红色油漆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搔货”。

她气得浑身颤抖。

“谁干的?”顾萱萱愤怒的喊道。

“我干的,怎么样?!”说话的顾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傲娇的姿态走过来,身后还有两个小跟班,气势汹汹。

顾晴眼神不屑的撇着顾萱萱,嘲讽的语气道,“不过是被封墨睡了两次而已,你真以为自己这只野鸡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么?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封墨不过是玩玩你而已,你还真以为他会跟你结婚?”

“我是野鸡,那你是什么?家鸡还是山鸡?”顾萱萱冷冷一笑。

 

第6章 但是,老公就你一个

顾晴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课本便朝着顾萱萱丢了过去。

顾萱萱也不认怂,拿起最厚的英语课本直接砸了过去,紧接着两人扭打在一块。

而顾晴身边的那两个小跟班很快也加入战斗,顾萱萱打红了眼,拳打脚踢一起来,见人就打,像个疯子一样。

半个小时候,教务处内。

顾萱萱坐在一边,低头抠着手指甲,身上的伤大多数都是她打别人而留下的。

而顾晴和那两个小跟班坐在对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上也脖子上到处都是顾萱萱留下来的抓痕。

顾荣峎和孙怡芸着急的赶来,一进门顾晴便哭着恶人先告状。

“爹地,妈咪,顾萱萱太欺负人了,一来学校就把我和我朋友打一顿,说是我嫉妒她,呜呜……”

“萱萱,晴儿说的是真的吗?!”顾荣峎大声呵斥道。

顾萱萱抬起头,冷笑,“反正我说什么您也不会相信,何必问我呢?”

“你!”顾荣峎气得一肚子闷气。

“妈咪,我好痛啊,你看我这里都受伤了……”顾晴见父亲没有教训顾萱萱,便立即转头跟母亲哭诉了起来,扯开领口让她看自己身上的伤口。

孙怡芸看到顾晴脖子间的那几条血痕,顿时愤然走到顾萱萱面前,抬起手便给她狠狠的一巴掌,“你竟然敢打我女儿,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嘭”的一声巨响,教务处的门被踢开。

封墨出现在门口,脸色极其难看,薄唇微启,“我给的!”

刚才和顾晴她们三个打架都没有哭,而孙怡芸的这一巴掌,将顾萱萱眼中的泪水打下来了,她低着头,瑟瑟发抖。

“封,封首长,您怎么来了?”教务处主任看到封墨,猛的起身,上前点头哈腰的问好。

顾荣峎和孙怡芸顿时怔住在那,尤其是孙怡芸,捏着衣角躲到顾荣峎身后,余光偷偷瞄着封墨。

封墨大步走到顾萱萱身边,凌厉的目光紧盯着她脸颊上的那五个手指印,大手掌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怀中,低头温柔道,“想打回去吗?”

“封首长,她是我女儿,我只不过是教训女儿而已,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其实我……”孙怡芸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封墨一个冰冷的眼神给怼回去了。

有封墨撑腰,她大可以打回去。

但是此刻心凉如冰的顾萱萱,身体软弱得没有一丝力气,她摇摇头,豆大的泪水往下掉。

“封叔叔,我不想读书了……”她声音哽咽道。

“好。”封墨说着,搂着她离开教务处。

回到别墅,顾萱萱心情低落的将自己所在卫生间里面,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浴缸里面,泪水嗖嗖的往下掉。

门外,封墨拿起电话下达命令,“把艾利高校改成聋哑学院,另外,找个最好的家教过来。”

放下手机后,他站在门口,听到里面女人发出轻轻的抽泣声,他的心被狠狠的揪在一团。

哭了半个小时,她的情绪终于发泄完了,脸上的手指印也渐渐消失,她洗把脸后走出卫生间。

打开门,便看到了封墨背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顿时心头一暖。

封墨抬起手掌,轻轻的揉着她的头发,“外面有吃的。”

“嗯!”顾萱萱点点头,大步的走去餐厅。

看到满桌子的美食,顿时元气满满,所有的不开心抛之脑后。

封墨坐在她对面,不急不慢的吃着。

看她狼吞虎咽的模样,真怀疑顾家平时是不是不给她饭吃。

十分钟她便扫光了两碗饭,眼前的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小腹微微的鼓起来,满足的靠着椅子打饱嗝。

顾萱萱忽然想起来什么,认真的表情看向封墨,“封叔叔,我真的不用去上学了吗?”

封墨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拭了下嘴巴,淡淡道,“学校都没了,还上什么学?”

顾萱萱一听,整个人噌的站起来,“你该不会是把学校给炸了吧?!”

也有可能啊,毕竟他权利这么大。

封墨眉头轻挑,看向她,“在你印象中,我就是这么暴力的人吗?”

顾萱萱点点头,随后又赶紧摇头,不知所措的吐了下舌头。

“艾利高校已经被改成聋哑学院了。”封墨慢条斯理道。

“真的吗?那原来在那的学生怎么办啊?”顾萱萱着急的问道,心中竟然有一丝窃喜。

封墨将纸巾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淡淡道:“他们愿意继续在那读,也是可以的。”

顾萱萱高兴得小碎步到封墨面前,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樱红的嘴唇靠近他脸颊,轻轻的啄了一口。

“封叔叔,你好帅啊!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男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偏过头,薄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偶像?你有几个偶像?”

顾萱萱认真的思考了下,“明星也算的话,加你一共十几个吧!”

封墨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样子,我不应该帮你的。”

在她心中的地位,竟然还有和十几个明星排列?

一点也不划算!

看到他脸色突变,顾萱萱愣了下,难道他是吃醋了不成?

“但是,老公就你一个啊……”顾萱萱声音小如蚂蚁,脸颊绯红的望着他。

“嗯?”封墨转过身,强有力的双手一边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坐着,手指轻轻揉着她的头发,“那你还不叫一声来听听?”

顾萱萱整个像个猫咪一样缩在他怀中,忽然有些慌张的抬起头,“封叔叔,你会娶我的吧?”

“看你表现。”封墨淡淡的开口道。

表现?

顾萱萱顿时气馁的叹气一声,“我今天在学校斗殴,表现一定变成负分了吧?”

“确实,谁让你不打回去?”封墨皱着眉头,心疼的搂紧了她几分。

竟然敢煽她的女人,倘若孙怡芸是个男人,他就直接给他一发子弹了!

顾萱萱撅着嘴唇,有些委屈,“可她毕竟是长辈……”

“长辈这个尊称是给有良心的人称呼的。”封墨纠正她的用词。

“你说的对,我下次肯定狠狠的打回去!”顾萱萱嬉笑道,双手搂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喃喃道,“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进入下方公众号回复【流年偷换】,即可阅读流年偷换思念延绵小说全文)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