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眼皮上长了个小包,怎么办?要手术吗?会复发吗?复发了怎么办?

谢华桃眼科 2018-12-05 09:22:36

欢迎点击上方“谢华桃眼科”关注本公众号,有更多严肃科普内容分享。

眼皮上长小包块非常常见,很多人都会有长包的体验,常常被诊断为“霰粒肿”或者“麦粒肿”。它们有何区别呢?

霰粒肿是眼睑内的无痛性肿块,又叫“睑板腺囊肿”,是由眼皮里面的睑板腺堵塞所致,其发病很缓慢,因为它不痛不痒[1],一般是偶然被发现

霰粒肿,图片来源 UpToDate

霰粒肿,图片来源 UpToDate

而“麦粒肿”也会导致眼睑肿块,但麦粒肿由细菌感染引起,起病急且会产生红肿、疼痛[2]。

麦粒肿,图片来源 UpToDate

麦粒肿最常见为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需要用抗生素滴眼液与眼膏治疗,加上热敷,每次15分钟,一日4次[2],大约一周左右消退。

霰粒肿(睑板腺囊肿)的治疗相对较复杂,我们今天着重说说。

霰粒肿保守治疗有效吗?一定要手术吗?

保守治疗包括热敷与药物治疗。最近,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四家医院进行了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招募了149位成人霰粒肿患者,随机分为热敷组(50人)、热敷+妥布霉素组(50人)、热敷+妥布霉素/地塞米松组(49人)。热敷一日两次(早晚各一次),一次十分钟。妥布霉素与妥布霉素/地塞米松滴眼液均为一日三次,一次一滴。治疗时长为4-6周[3]。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通过保守治疗,48%的包块完全消失(包括痊愈后不愿来复查的),三组之间没有统计学差异;有趣的是,虽然三组效果差不多,但是问卷调查统计显示,热敷+药物组治疗的患者满意度更高;完全治愈的患者治疗前起病平均1.5个月,没有完全治愈的为2.2个月,因此作者建议霰粒肿两个月以内的,行保守治疗;两个月以上的,行手术刮除或者注射激素治疗[3]。

手术刮除或注射激素治疗同样有效吗?

以色列的一项研究表明,79%的患者刮除术后痊愈;81%行激素注射(曲安奈德)后痊愈,两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均没有发生眼睑脱色素、眼压升高、视力下降等并发症。对于诊断明确、不需要行病理检查的儿童与年轻人,可以选择激素注射治疗[4]。

霰粒肿容易复发,怎么办?杀螨虫?

一项前瞻性研究招募了44名成人与30名儿童霰粒肿患者,研究结果显示69.2%霰粒肿患者睫毛可以找到螨虫,对照组20.3%;儿童(70.2%与13.3%),成人(68.2与26.5%),而且螨虫感染者更容易复发[5]。


波兰的一项研究表明,91.65%的霰粒肿患者睫毛有螨虫,无霰粒肿对照组仅有12.94%可以找到螨虫[6]。

在另外一项针对复发性霰粒肿的研究中,72.9%的眼睛找到螨虫,应用茶树油杀螨虫治疗以后,96.8%的患者不再复发[7]。

基于以上证据,总结与建议:

  1. 霰粒肿不需要使用抗生素与激素滴眼液。

  2. 起病两个月内的霰粒肿先采取频繁热敷,一日四次,一次十五分钟治疗一个月,若无效,考虑手术刮除或者激素注射;两个月以上的可以直接考虑手术刮除或激素注射。

  3. 复发性霰粒肿需行除螨虫治疗。


参考文献:

  1. UpToDate睑板腺囊肿

  2. UpToDate睑腺炎

  3. WuAY, Gervasio KA, Gergoudis KN, Wei C, Oestreicher JH, Harvey JT. Conservativetherapy for chalazia: is it really effective? Acta Ophthalmol.2018 Jan 16. doi: 10.1111/aos.13675.

  4. Ben Simon GJ, Rosen N, Rosner M, Spierer A. Intralesionaltriamcinolone acetonide injection versus incision and curettage for primary chalazia: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Am J Ophthalmol 2011;151(4):714–718.

  5. Liang L, Ding X, Tseng SC.HighPrevalence of Demodex brevis Infestation in ChalaziaAm J Ophthalmol2014;157:342–348.

  6. TarkowskiW, Owczyńska M, Błaszczyk-Tyszka A, Młocicki D. Demodex mites aspotential etiological factor in chalazion - a study in Poland. ActaParasitol. 2015 Dec;60(4):777-83. doi: 10.1515/ap-2015-0110.

  7. YamJ.C., Tang B.S., Chan T.M., Cheng A.C. 2014. Ocular demodicidosis as a riskfactor of adult recurrent chalazion. Europe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4,159–63. DOI: 10.5301/ejo.5000341

谢华桃,眼科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眼科医生;哈佛大学眼科学博士后;迈阿密眼表研究与教育中心访问学者。从事眼科诊疗与研究工作十余年,曾先后持有印度与斐济两国临时医师执业证书,在印度阿拉文(Aravind)眼科医院接受手术培训,在斐济劳托卡(Lautoka)医院防盲援助。

循证医疗、严肃科普。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请关注新浪微博:协和眼科Dr谢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