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

孩子,我想看着你长大——招远一位独臂男人对光明的呼唤

招远论坛 2019-06-15 14:25:36
点击上方蓝字招远论坛 关注

| 招 | 远 | 论 | 坛 |

民生.美食.交友.婚嫁.装修.活动.同城.

【网址:www.zhaoyuan365.com】


尊敬的各位朋友,爱心人士,你们好。我叫王永欣,是山东省招远市夏甸镇的一个普通农民。52周岁,只有一只胳膊,终身未婚未育。现抚养已去世弟弟9岁大的儿子,我的父母也都已不在世上。人常说世界是公平的,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肯定会打开一扇窗。




但命运捉弄人,我一直在努力的生活,没有了一条胳膊,我就用另一条胳膊去锄地,挑水,运粮食。但是生活却一直都没有好起来。反而越老越差了。家里有年老多病的父母,我就要在家里陪着两位老人,给他们洗衣,做饭,买药。直到送走二老。这其中的艰辛相信有父母需要照顾的人都可以体会到。本想着把两位老人安安稳稳的送走了,我一个人出去工作赚点钱也够养活自己了。这时候!我的三弟又从平房上摔下来,瘫了。。。他的媳妇走了,留给他一个还没有上小学的儿子。没人愿意承担这份负担,但我不能不管我的亲兄弟啊 。所以,他瘫的这几年都是我在照顾他,生活不能自理,就帮他洗脸,刮胡子,吃饭,而且他经常大小便失禁,半夜得叫他起来上厕所,照顾他的5年中就从来没有睡过囫囵觉,洗屎尿裤子这种事情就更不用说了。就在15年他去世了,留下了一个8岁的孩子。




从很久开始,我就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一只手,靠政府低保,送走了父母和三弟,还拉扯着一个9岁大的孩子。现在我的眼睛已经接近穿孔,急需手术。深夜里的我想想都觉得好绝望,想着我要是眼睛瞎了,以后孩子怎么办?他的人生还长,不能耽误孩子啊!


我的病是这样来的:


在2016年10月31日,我去给我的父母和三弟上坟,突然就感觉眼睛里进东西了,揉了揉也没感觉有啥,就是有疼痛感。11月2日,来到新村医院检查眼睛,当时医生并没有检查出异样,开了一瓶眼药水回去滴。滴了1天后不见好,怕花钱,自己就去药房里开了一瓶消炎的眼药水滴。11月4日,眼睛实在痛的受不了,我就去了招远人民医院,当时医生从眼睛取出一个板栗壳样子的东西。当时医生说眼睛有感染,怀疑是真菌感染,建议住院,但是我考虑到自己的经济状况,拒绝了住院,想着东西已经取出来了,应该没什么事了,第二天医生千叮万嘱的复查也没有去。



过了一周后,就是11月11日,眼睛越来越痛,痛的整晚睡不着,还会不自主的流眼泪。我又来到了人民医院,再次拒绝了住院的要求,医生开了一些吊瓶和眼药水让我回去治疗,并让我去烟台来买那他霉素眼药水。我没有马上去,还是选择了回家保守治疗,觉得这是个小毛病,总是能熬过去的。



到了11月17日,我照常来到新村医院输液,但医生查看了我的眼睛,发现眼睛中间已经有溃疡出现了,就是一个绿豆大小的白点,其实就是脓。让我马上去烟台来找药。不然眼睛就保不住了。当天我就来到了烟台毓璜顶医院,当时医生初步检查完,说我的眼角膜已经接近穿孔了,而且眼睛已经痛到完全睁不开了,当时毓璜顶开了3个眼药水,那他霉素,氧氟沙星滴眼液和另一个修复眼角膜的眼药水,但毓璜顶没有那他霉素辗转了几个医院才买到。当时毓璜顶是没有床位给我的,所以我就拿着3瓶眼药水回到了老家。



到22号的时候,眼睛不见好转反而更严重了,分泌物完全把我的眼睛糜住了,完全看不见了。23号就又来到了烟台,去了开发区的业达医院和莱山区的光明医院检查,最后在莱山区的光明医院检查。现在的眼角膜已经脆弱到一揉就会破的地步,最后只能进行眼角膜移植,近阶段一直在进行眼部消炎处理。



人生的伤疤,揭一次痛一次。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谁都不愿再次提起。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为了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也要治病。现实太残酷,实在是没有能力没有办法,大家帮帮我吧!谢谢各位好心人了


(当事人亲侄女据实整理)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轻松筹献出您的爱心!

招远论坛—招远最接地气的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详情!

Copyright © 广州滴眼液价格交流群@2017